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谢谢✧⁺⸜(●˙▾˙●)⸝⁺✧


子博目录

全职同人归档:阿珞在挖坑

喻王活动文:鱼能吃中药吗

全职自拆自逆:阿珞珞珞珞珞
(暂时没东西,我就准备下)

© 小可爱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永夜之雨 Chapter Ⅱ

架空背景/血族/ABO/完结汇总重发/初修版

又名:《Endless Reincarnation of YeHuang》



Chapter Ⅱ

  

“老叶他喜欢我。老叶他不喜欢我。老叶他喜欢我。老叶他不喜欢我。……”

“Sir,有兴趣喝一杯吗?”直到身边一个优雅却十分做作的声音响起,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想的太过专注走了神,忙颔首抿唇笑了笑与一身精致晚礼服画着浓妆的女士碰了碰酒杯,轻抿一口敷衍几句离开原先站的地方走到宴会厅边的阳台上。

“人族的女人真是不能看,和血族的Omega,哦不,和所有血族不管什么性别的女人都没法比,完全不能看啊,我都觉得自己再待下去要审美观变差了。回去之后肯定又要被叶修那家伙给嘲笑,气人。”黄少天不满地撇撇嘴,仰头看着夜色中的茫茫星空蹙起俊秀的眉,“我去,怎么一不注意又想到老叶了,叶修这家伙到底有什么好的。烦!”

苦恼地抓着大理石的栏杆,黄少天难得生出烦躁又无处发泄的情绪。他现在只想快点做完这个无趣的刺杀任务,马上跑回血族领域去睡大觉,还是永夜之森里自家的庄园待着舒坦。

 

诶,不知道叶修这货现在在干嘛。

不知不觉黄少天又想到叶修去了,自从那天不小心在装睡中收获到那份隐秘的感情,黄少天就很难以平常心去看待多年的好友兼对手的叶修了,然而叶修第二天一如既往的态度又让他有些疑惑,始终无法确定叶修真正的态度。在发情期的最后一天,索克萨尔公爵无故消失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结局,黄少天彻底放下一颗心开始平平稳稳地到人族出任务,顺便远离叶修珍爱人生。

一旦紧张的事情得以结束,精神骤然放松时就容易在某些说复杂又简单的事件上陷入蛇头咬蛇尾的困苦境界,这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这是一种繁复至极,无论是哪一族的学者们都无法彻底看透的情绪,名叫感情。

不过从初拥至今单身五百年的黄少天,性别Omega,终于开始思考起自己的感情问题,实在是可喜可贺。

回忆过这段说长不长的时间,自己这年纪对于叶修那活了两千多年的老妖怪来说真心算是小家伙一个,从一开始认识没事就来逗自己,单挑大多数会接受而屡屡都是自己落败,每次战斗结束后看着心情低落的他叶修一般就站在一边随意地嚼着草根,直到自己调整好状态恢复精神又扑上去想找他打第二次,才会递过来一个轻蔑的眼神说句“才打输了就那么想立刻输第二次?少天大大果然心理承受能力远超常人啊”堵得自己特想掐死眼前的人,才在唇角勾起一个淡淡的挑衅嘲讽意味满满的好看弧度慢吞吞地走掉。

黄少天靠在阳台上悠闲地回想,冰蓝色的瞳中闪烁着忽明忽灭的点点星光,终化成一片光幕璀璨耀眼。似乎最初的最初,叶修还很喜欢揉自己脑袋?不对啊,老叶和我明明差不多高,变成血族后又不会张高了,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记错了吗?

五百年,十八万个日夜,到底还是很长的。早就不那么在意时间的流逝,才发现正因如此,许多过往的记忆都变得极不清晰。黄少天很想回忆过他和叶修相处的种种细节,印象中记忆最为深刻的却只有他这次发情期因为抑制剂变成蝙蝠住在叶修家的几天,剩下的都混乱地断裂成模糊的画面,一时难以找到想要寻找的那份感情。

老叶他,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结果,还是回到最初。

 

当黄少天意识到不对劲时,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发烫了,四肢的力量在某个临界点被骤然突破时飞速地流逝,几乎顷刻间就失去支撑身体的力气。


 【只是被诱导XX而已,做个外链防屏蔽

 

 

“黄少,剑术比赛决赛要开始了啊,做好准备了吗?”

“哦哦哦,马上来马上来。”

仅十六岁的少年闻言立刻停下抚摸手中木剑的动作,利落地站起身来。浅蓝色眸子中沉寂着万里无波的炫目冰海,骤然冷冽的气质令来到他身边催促的伙伴都不由色变,下意识地退后一步。

黄少天也没有在意什么,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着屋外走去。

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在那片万人瞩目的赛场上,历经重重筛选后走上总决赛的擂台,站在教皇宫殿前的宽阔广场,挥舞着手中的剑与比自己大十岁、高至少一个头的人竞争每三年选拔一次的神圣剑客团席位。

作为教皇直隶部队之一的神圣剑客团,皆是人族中剑客职业者的巅峰,也是黄少天作为一个人类梦寐以求的位置。在他握上剑的那刻,在他迷恋上挥剑的感觉的那刻,他就把获得神圣剑客团的席位作为人生唯一的奋斗目标,穷尽一生都要为之努力,为之疯狂,为之握紧手中的剑战斗到鲜血流尽,战斗到生命尽头。

然而,就在昨天,命运和他开了一个巨大的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

 

为什么,偏偏就是一个Omega?!

一头扎进瀑布里,任由疯狂砸落冲击着岩石的水浪拍打着自己的身体,衣物瞬间湿透,暮秋寒冷如冰锥般的河水刺痛着全身每一寸皮肤,黄少天只觉得全身都被划开无数道细小却深刻的伤口正喷涌出鲜血,肌肉的力量在丝丝缕缕地从体内剥离,神经都在抽痛。

身型纤细的少年就那般摇摇欲坠地站在瀑布在被从高处坠下的河水冲击着,别说是刚刚觉醒为Omega的一个少年,就连性别为Beta甚至Alpha的成年人都不见得能支持下来。

然而,被懊悔、愤怒、失落这些无数负面情绪吞噬的黄少天却硬是做到了。

他在觉醒的那刻,便瞬间意识到,自己与那个位置已经无缘了,与自己在擂台上拼搏整整半年仅一步之差的位置彻彻底底的无缘了。缘分已尽,命运已终,还有什么比这个判定更让人绝望的,一个名叫Omega的性别,足以把黄少天从天堂打入地狱,从万人之上的剑客巅峰打落到社会的底层变为任人玩弄的物件。

究竟为什么Omega会那么卑微,那么可怜,那么低下?因为发情期吗?还是因为他们对于社会的价值不过是生殖的容器?又或者说,恐怕是Omega与生俱来的对于Alpha不得不服从的天性,便已经将他们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被控制,被标记,被人压在身下,被狰狞的物件贯穿,然后在不断的交媾、生产和哺育中度过余生,就连外出也要蜷着身子不敢看向任何一个人,永远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完全没有人性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黄少天,绝对不要这样!他还有他手中的剑,他决不能容忍自己屈服在别人身下,他还没有走上战场与敌对的种族交战,没有斩落那些丑陋异族的首级奉献给自己所守护的土地,他还没有把剑术发挥到极致,还没有成为剑客的巅峰啊!

 

身体在冰冷的水中不住地颤抖着,黄少天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冻得僵硬的肌肉从早就被瀑布冲击多年圆滑的岩石上掉落,一头栽进前方的湖水中。

湖水终于不再有瀑布那般刺痛的寒冷,黄少天静静地躺在水面上,情绪渐渐稳定了几分,待身体稍稍回暖,便游到湖边想要爬上岸去。结果刚想施力,发现不对了,手臂软得用不上一分力气,身体的温度已经超过了正常的体温仍在疯狂地飙升着。

“唉,我去,这是什么味道?好清凉闻着好舒服啊。”

“天啊,这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真是好棒的味道,跟我家里的那些都不一样。”

“像……冰霜一样,真是舒爽啊,你们见过这种味道信息素的Omega吗?”

“怎么可能,我家里那些都是一堆花香啊什么的,闻多了简直腻死了。”

“走走走!快去看看,呵,要是无主的就让本少爷享用好了。”

“去你丫的,共享懂不懂!一起发现的好吗!”

Omega……信息素……发情期……黄少天全身一颤手上一滑又落回水里。第一个发情期就那么毫无征兆地到来,他什么都没准备,而且这处明明是极少有人迹的森林,今天偏偏会有Alpha的过来,听匆匆接近的脚步声还不止两个,估计是什么贵族的少爷带着一群Beta的下属。

不行,要逃!不对,自己恐怕逃不走了,绝不能被发现!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分析着现在的情况。他的身体已经彻底软了,体温升高的过快,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身后的那处传来的阵阵急需抚慰的瘙痒,无法自控的丢脸身体让黄少天的胸口抽痛着,咬紧牙关反而令精神更为集中。

他躲到一块可以掩住自己的岩石之后,把大半的身体仍埋在清凉的湖水里,试图尽可能地平复高温的躯体,和忽略身后愈发侵蚀神智的骚动。粗重的喘息在瀑布水声中得到了极好的遮掩,让黄少天多少可以不用在屏息中强忍着身体的急切渴求的满足。

而后,便听见人声与脚步声愈来愈近……

 

 

叮——

皮肤溅上冰凉的水珠,缓缓睁开眼来,入眼是树叶间隙中零星的光点,黄少天恍惚许久才意识到一个晚上就那么过去的,坐起身来腿间黏腻的触感让他恼怒地红了脸,所幸发情的状态已经完全消下去了,再也没有那种仿佛要将神智吞噬的欲求。

双腿还有些酥软,黄少天勉强站起来靠在一边的树上。他很想立刻去找一处水源清洗一下身体,尤其是那一片狼藉的腿间,但作为一个血族,他必须先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清晨的阳光啊……倒是还能支持几分。

黄少天真的不记得有多少时间没有直面阳光了,他伸手从腰间储物的宝石中取出可以遮蔽阳光的斗篷掩住全身,开始打量起这个昨日自己意识不清时跑来的树林。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那个五百多年前的梦,那时候他还没有经历初拥,还是一个人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活五百多年,并接着活下去拥有永生的生命。当黄少天敏锐地听到瀑布水声,不可思议的情绪便在心口涌起,不再顾得上休息便强撑着略有些无力的身体向着声音来源的地方跑去。

他的确是在教皇宫殿的不远处的城市参加的那个酒会……难道说……

直至,那片熟悉又陌生的图景在眼前铺展开来。

黄少天愣愣地看着五百多年前的自己曾到访的地方,自然总是最不容易在时间中改变,这边瀑布还保留着当年的许多痕迹。他走到清澈的湖边,借着水中的倒影看着自己的面目。

已经五百多年了,时间长的让自己没有做这个梦的话都忘记在那天里,究竟还发生了什么。所以,在那之后,到底还发生了什么呢?

怎么会,在这五百年的漫长中都一次没有记起来过。

 

瀑布拍打时喧嚣的声响在耳边回荡着,激荡开水纹的湖面闪烁着摄人心魄的白银光华,璀璨如铺展开的星辰光带,一时晃了视线。

黄少天在湖边停滞脚步陷入沉思,却是无论如何都调不出那一部分的记忆,走马灯的回忆如同被人硬生生从连续的剧本中抹去了那一串画面,空余下大段白茫茫的虚无驻留在脑海的角落里,直至发现的那刻才释放出迷茫与恐惧缓慢而绝望地填满整个胸腔,挤压着脆弱的脏器,几近窒息。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黄少天在竭力控制着失控的情绪。

自从成为血族的一员,他便极少再去回忆身为人类时所发生的事,事实上,任何血族都是如此,作为人类那极为简短又毫无意义的时间怎么敌得过血族漫长高贵的生命,一切的回忆都变得粗鄙低俗、不堪入目,恨不得从未经历,恨不得直接从大脑的记忆中抹去消除不留下一丝痕迹。黄少天或许没有厌恶自己人类的记忆到那种程度,但也没有到留念那段时光的程度,更何况他已然成为了一个血族,光光是作为一个种族对另一种族的排斥之意,便足以让他不去再记起身为人类的过往。

但是,怎么会一点都不想不起来?

或许时间的漫长流逝的确可以消磨很多不在意的事物,但是黄少天不一样。

他是血族的战士,血族的剑圣,他以血族公爵夜雨声烦之名手握冰雨奋战在与异族的战场之上,而他的剑,他所挚爱的剑术,来源于他幼时对于挥剑的那抹迷恋与执念,所以穷尽一生,他都绝不会忘记他身为人类的时光,否则,他将再也没有那极致的剑意,再也没有能力担起“剑圣”之名,再也没有实力承载“冰雨”之力,那么他只能作为一具仅仅会在战场上对于砍杀和闪避之间作出反应的行尸走肉,再无自我。

黄少天隐约能记起的是,他最后应该是拿到了冠军,自己高举起手中的剑沐浴荣光的画面夹杂在记忆的断层中,如同一张定格的油画般华贵得映衬在身后高耸的黄金与纯白的教皇宫殿前释放着炫丽夺目的圣光。

可他并没有加入神圣剑客团,他也记不起任何在那精美的画面前后的任何事情,记忆被打断地抹白,空无一物的纯白让黄少天的大脑混沌得泛起噬心的抽痛,太阳穴尽是酸涨的感觉。他的记忆里,他只能回忆起自己独自一人游历起人族的领域,这必然是因为一个Omega绝不可能在剑客团被容纳的关系,黄少天他清晰地知道那时候的自己会在每个发情期前都躲到人迹罕至的深林里吃下抑制剂,唯恐被任何一个Alpha发现。

似乎有什么心理阴影在作祟,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他究竟在拿下冠军的前后经历了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定然是忘记了某些尤其重要的事情,逃避加冕,远离圣城,经历过那么一段磨砺,直至在遇见血族那个身为第一术士的公爵之时主动要求被初拥成为血族。

为什么……自己会想要成为血族?!!

黄少天震惊地瞪大眼睛,猛然注意到事情发展的异样点。他作为一个曾经追求成为教皇麾下神圣剑客团一员的人族,为何会主动生出成为血族的想法?并且是那般自然毫无排斥地向对方提出了要求,意识如同行云流水般没有任何的诡异之处,如此仔细思考之下才真正恐惧到极点。

 

直至一个黑影在脑海的深处突兀地浮现,仿佛鬼魅般的神祗。

“Omega?人族真的容不下就成为血族呗。呵呵,剑就在你手里,和你的性别又有什么关系,人类这种族可真是让人受不了。”懒散的话语自那人口中吐出,回旋在脑海中,激起千层浪花拍打抚慰着胀痛的精神,又顷刻消散。

 

记忆再次被瞬间抽空的感觉可一点不好受,黄少天蹙眉看着眼前的景致,冰蓝色的瞳沉淀出深海般的妖异色泽,光芒明灭咬着唇不知又在想些什么。

“真是……他大爷的,”黄少天愤愤地爆了句粗口,却是说着和先前的思考完全不同角度的话语,“下面黏糊糊地简直难受死了,先去清洗清洗!直接被信息素影响到发情真是要命了,下次做任务还得再小心点。”

迈开仅仅一小步,黄少天却是猛然一转身,手中冰雨即现,指向原本身体右后方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动的方向。

但是,黄少天的听觉与感知,绝不会犯错。

脚步摩擦草叶所发出的细小声音,在敏锐又特别训练过的听觉下变得极为清晰。他眯起眼睛握紧手中举起的剑,分明感受到对方径直向他走来看上去也是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而且并没有任何隐蔽的意思,片刻当脚步声都分外响亮时,黄少天顿时蓦地瞪大眼睛。

我靠?这气息很熟悉啊,老叶?!

才想着,就看到披着一身黑袍的叶修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哟,少天大大,你怎么在这里啊?”看上去没有任何惊讶反应的人向着黄少天挥挥手,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略带讽意的笑,“不是有暗杀的任务吗,这里离你的任务地点……嗯?似乎还挺近的,这是来干嘛,看风景?”

 

这是与记忆之中,极其近似的嗓音和语气。

黄少天的手,不觉有些微的颤抖。

 

以叶修的观察力,自然忽略不了黄少天的动作,不由微微蹙起眉:“手抖了?任务失败了,怕哥嘲笑你?别担心别担心,你又不是第一次失败了,而且不应该平时被嘲笑习惯了就不会再在意了吗。”嘴上不依不饶的叶修紧紧地盯着黄少天的反应,却是看到那人半合眼睑又倏然睁大举剑就向自己劈来。

剑圣的剑,骤然起势快得宛若流星降世般的凌厉。

叶修化出千机伞稳稳地挡住这气势凛冽的一击,伞盾一时遮挡了他的视线让他看不清黄少天的表情,却是再也没等到黄少天的第二击。

“少天,这次这么快认输了?”

收起伞盾,叶修看着站在面前已收回冰雨一言不发的黄少天,蓦地有点发慌。

 

“叶修,你到底是谁。”

那是血族的剑圣,冰冷着双瞳问出的问题,认真至极。

 

“姓名叶修,种族血族,职业战士,爵位公爵,封号君莫笑,武器千机伞。年纪两千多点,反正比你大了好几倍咯。人生最糟糕的事情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一个无可救药笨蛋,并且仍然在继续糟糕下去……”叶修说着停顿几秒,看向对面眼神早就缓和下来的黄少天。

“怎么停了,继续继续啊,然后发生什么了。”黄少天很起劲地说着。

“呵,难不成你是哥闺蜜吗?哥有必要和你大谈特谈我的感情史吗。”

叶修收回千机伞蹙了蹙眉,之前黄少天蓦然发生的态度转变让他都不由心惊,当那双冰蓝色的瞳不再有一丝熟悉的感情便只剩下绝对零度般冻结一切的冷意,几乎是同时凝滞了呼吸。

幸好叶修经历过那么多事,哪会被这种情形轻易的影响到,所以不过是稍稍愣神便是调整态度回复黄少天的话语。他在思考,为什么黄少天会骤然问出他是谁这个问题,那人是出于什么考量,这话问的实在是毫无征兆也毫无道理,相识五百年足以知晓彼此生命中许多许多的细节,难道黄少天在这次的任务里经历了什么?

“不是闺蜜难道不是好兄弟吗!快说快说,老叶你喜欢的是Omega还是Beta啊?不会是个Alpha吧,哈哈哈哈哈。”

“Omega。”叶修突然有些郁闷。黄少天在情感方面能不要那么迟钝吗?迟钝得叶修都想放弃了,温水煮青蛙那种事情实在不适合他们俩,要不直接告个白?

黄少天当然不可能知道叶修的心路历程,他认真地思考一会:“你一个Alpha追一个Omega还不简单,直接上门提亲!哦不对,你说那Omega笨得无可救药了,那实在不行你直接压倒啊,堂堂血族公爵还有追不到手的人,弱爆你!”

“……”叶修危险地眯着眼,迈出几步走到黄少天面前直接把人紧紧搂进怀里,吓得黄少天僵着身体一动都不敢动。他低头在那人脖颈上的腺体附近嗅了嗅,分明感受到怀里慌张地颤了颤,艰难地发出一丝声音。

“老叶……你干嘛……”

叶修轻笑出声,呼吸暧昧地喷吐在黄少天脖颈出白皙的皮肤上,清晰可见那人皮肤下泛起的淡淡红色,而黄少天却是抖得更厉害了。他不可能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甚至都可以说留下极强的心理阴影,他才发现自己对于Alpha同伴的亲近都有明显的抗拒之力,被叶修倏然抱住的那刻,身体骤然软下来,意识却是疯狂地告知自己立刻把那人推开。黄少天有些担心,若是这般,他是不是已经下意识地排斥每一个Alpha的靠近。

“少天大大,你这信息素的味道是不是有点浓啊。”

“我靠!”被调戏的黄少天猛地一惊,瞬间发力自己也退后几步把叶修彻底推开,“要你管要你管!离我远点,我要洗澡。”先前是陷在迷茫回忆的深潭里,后又是光顾着和叶修对峙,黄少天差点忘记自己来湖边的目的,忙以极快的速度扒光身上的衣服跳进水里。

湖水,仍如同五百年前那般冰冷彻骨。黄少天怔怔地看着流水坠落下飞溅美丽的水花,瞳孔一时溃散开来,迷失焦距。

 

叶修哭笑不得地看着黄少天的一番动作,喜欢的人光着身子在水里清洗却无能作为,即便是对于向来厚脸皮没下限的叶修都实在是太过考验自制力,他无奈地移开视线,干脆随便找了棵树靠坐下来,思量着之前的对话。

毫无疑问,黄少天是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之一。他究竟喜欢黄少天喜欢了多少年,把那份不同以往的真挚感情隐藏了多少年,他也早已忘却。或许是在看到血族的新生儿中毫无畏惧地站在身为“第一人”的自己面前之时,或许是在一身轻装的剑客手握着冰蓝色长剑走上战场之时,或许是因为那双眼睛总是冰冷而又夺目的光,更或许是在最初的最初……

说到底,一段感情的细水长流,又怎敌得过一见倾心的华美动人。

黄少天身上,分明是欲望消弭后信息素残留的味道,诱人可口的如同稀世珍馐,却是让叶修险些顷刻间被焚起的妒火烧尽理智,他甚至想直接一口咬下去标记了那刻被紧紧地搂在怀里的人。那是纵使是他都舍不得伤害,舍不得侵犯,舍不得他受到一丝一毫违背尊严的事情的黄少天,又怎么能容忍别人去染指。

然而叶修并没有冲动地做那些无法挽回的事情,因为他可以清晰地分辨出,那迷人的信息素还会如同那片阳光照射下折射钻石光芒的无边冰海,冰凉沁心,炫目得让人不由惊叹的美好。叶修很久很久没有闻过黄少天信息素的味道了,Omega的剑客实在将自己保护的太好,但是叶修却忘不了,五百年前就在这片湖边所闻到的浓郁味道,如同魔鬼的诱惑,足以在顷刻间把任何一个Alpha的意志力毁于一旦,即使那信息素有着冰霜般的凉意也熄不灭性别吸引下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

真是太惹人犯罪。叶修叹息着在心中感叹道。

偏偏黄少天毫无自知,就像那次在酒吧里,光光是随意地坐着便轻而易举地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这是身为黄少天独有的魅力,认真时冷冽的气质,活跃时炫目的光芒,Omega的性别不过是他魅力的一部分而已。

他会说出之前的话来,说自己喜欢一个无可救药的Omega,又何尝不是想刺激一下黄少天来探知一下那人对自己的感觉,可惜今天黄少天似乎不在状态。叶修其实也希望能在黄少天的眼中看到一丝嫉妒的情绪,哪怕是仅仅一毫也可以,然而黄少天只是稍微震惊了一瞬就开始跃跃欲试地给他出谋划策。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叶修可不乐意,他们都还不是有情人啊,就直接成兄弟了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好吗。

真是的,是因为黄少天完全没有一个身为Omega的自觉吗?叶修再神通广大,也不会知道黄少天昨晚经历了什么,更不会知道其实黄少天也曾认真思考过叶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的问题,然而,才放进心里的问题却因为下一刻所发生的事情被消抹的一干二净。

下一秒会经历什么,又有谁能知道。

 

“对了老叶,你喜欢的Omega到底是谁啊?我认识不?”黄少天清亮的声音在瀑布的击水声中传来,带着好奇的情绪。

“认识啊,你和他很熟的。”叶修轻笑着答道。

 

——因为,就是你嘛。

 


TBC.

评论 ( 9 )
热度 ( 5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