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谢谢✧⁺⸜(●˙▾˙●)⸝⁺✧


子博目录

全职同人归档:阿珞在挖坑

喻王活动文:鱼能吃中药吗

全职自拆自逆:阿珞珞珞珞珞
(暂时没东西,我就准备下)

© 小可爱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永夜之雨 Chapter Ⅷ

架空背景/血族/ABO/完结汇总重发/初修版

又名:《Endless Reincarnation of YeHuang》



Chapter Ⅷ

 

温养在冰雨的灵魂之力正随着血族黄少天一步一步接近神之祭台的中心而渐渐减弱,那人却是一点都没有告诉另一个自己,而是静静地回忆起一件过去的事情。

那个Omega少女是他成为神圣剑客一百多年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村庄与他所出生的村庄相距不远,他极小的时候甚至还去过一两次,不过这么多年过去,早已物是人非。

他们神圣剑客团一向身着轻甲,面甲多是落下的,人们多是把佩戴的武器与一些特殊饰品作为他们的代号,而黄少天却有着一个独一无二的称谓:剑圣。

银甲蓝衣,佩剑冰雨,神圣骑士团团长,剑圣。

素来喜欢独来独往出任务的黄少天路经那个村落时便寻了处人家住下,身居高位他也改不了健谈多话的毛病,本身又是人族仰慕的剑圣,一来二去和村里的人都熟了,住的那家人更是恨不得让他多留几日。男主人是个年近五十的Beta大叔,妻子是个年纪差不多的Omega,有一儿两女,儿子和大女儿都是Beta,小女儿才觉醒不久,是个Omega。

偏偏小姑娘还喜欢缠着他,黄少天虽然是Alpha,可他对于情事一向没什么兴趣,精力全部都用在剑术和战斗上,全然把对方当作小妹妹看待。

无尽山脉附近的村落不像人族内域那么等级分明,都是农家便不会有那些视平民性命如草芥的贵族。黄少天是来调查附近魔物的,回程时便又在这村里来住了几日,可偏偏就是这几日,遇上事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主城里出来的贵族,缅着个大肚子,发福的身体挤在马车里,指使着奴仆滥抓村里的壮丁,看到那个Omega小女孩的时候更是眼睛发亮,色心大起。黄少天白天外出射箭,打了不少野味回来,想着待会去给村民们分掉,踏着西下的落日骑马到村门口才发现异常,询问一番便知道了所发生的事情。

他很少回人族内域,多驻守在圣剑关,就是因为看不惯那些上层贵族们恶心作风,这回竟是直接在他眼皮子地下发生这种事情,当即甩下猎物就策马向着村民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人族的人或许不认识黄少天,但是就没有几个不认识剑圣的。

黄少天追上那个贵族的车队时,眼神已经冰冷到极点,出鞘的冰雨上霜雾萦绕,幽蓝色的光芒在黑夜中显得无情而诡异。他不顾那些守护骑士的阻拦,掀开车帘那浓稠的Alpha信息素几乎让他恶心地想吐,看到贵族老头那赤着肥胖的身子就要把肮脏的xing器guan往伤心欲绝的少女身体里挤,气极直接一剑从他后背脊骨刺了下去。

谁知道那人身体素质太差,这一剑就要了他的命。

有鲜血顺着刺穿身体的剑尖落到还在抽泣的少女脸上,锋利的剑芒凝固了她绝望的表情,她呆滞地看着被人一脚踹开的贵族,还没有自己已经获救的实感,被黄少天用解下的披风裹住了不着寸缕的身体。

“剑、剑圣哥哥……”

“别担心,没事了。”黄少天拉着她的手出了车厢,却发现车外数十名仆从武士都已经躺在地上没了气息,只有一个倒提长锋的修长身影背对车厢站着,感受到他的目光才转身过来。

“剑圣大人,你要英雄救美是可以,但是不好好处理可会有大麻烦的。”叶修眼神瞥过车厢里的尸体,不自然地嘴角一抽移开目光。

黄少天转身交代小姑娘找个地方藏起来,拿起冰雨站到叶修面前,语气一改安慰人的温柔变得凌厉而危险。冰雨锋利的剑尖闪着寒光,直指着拿着战矛却邪的血族公爵,说道:“不知血族斗神到访我人族领域,杀了这么多人性命,有何意图?”

叶修听罢竟是笑了一声,说:“有一个难道不是你的吗,少天。”话音刚落,黄少天已经闪身到叶修面前一剑刺出,剑势快而利,却被那人抬手用却邪架住,挥矛震开。

顺势后跳拉开距离,黄少天盯着叶修眯起那双绝美的眼眸。

“我说,不就是被叫了名字吗,何必这么恼羞成怒啊。”感受到黄少天一闪而逝的杀心,叶修轻松地说道,“少天,少天,少天,少天,少天,少天……”

黄少天听不下去了,吼道:“我靠叶修你好烦啊!给我闭嘴!别一遍遍地叫我的名字,敢不敢把姓氏加上,你叫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啊!而且我们是敌人好不好,能不能给我严肃正经点啊血族斗神!”

没想到对面叶修还真住口了,放下却邪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认真地说道:“嗯,黄少天。”

冰雨直接往叶修脸上拍了下去。

“我说你啊,”黄少天的手在抖,叶修轻轻松松地架住没有后劲的剑,“知道你名字的人还剩几个,还不许我叫一下,难道非要全世界都不知道你是谁,只认得‘剑圣’这个代号才好?”他一句话说完黄少天却没有停手,一来一去对了几十招,打得难解难分,叶修才蓦地停手甩出一卷魔法卷轴直接消失在黄少天面前。

而此时,一堆举着火把的人已经驾马狂奔到周围躺着一地尸体的华丽马车这边。

领头的人一见到黄少天一身特制的银甲忙下马单膝下跪,尊敬道:“戈特城城防队长拜见神圣剑客大人,请问大人的名号是……”他还没说完,后面的人早已惊呼出声。

“冰、冰雨!剑圣,是剑圣啊!”

城防队长这才看到黄少天手中幽光萦绕并未沾染一丝鲜血的蓝色长剑,心中的敬意更是深了几分,却诧异道:“刚才那人是……?”能与剑圣打到势均力敌的人,他一时还想不到。

“一叶之秋。”

叶修跟他的对打那些人都是远远看到的,战矛武器比较少见,他根本不需要解释他们自然可以联想得到。血族斗神,一叶之秋公爵,从来都是战场上永无败绩的传说,人族战士的噩梦,黄少天吐出这四个字来,那些听到的人便是不由自主地一颤,对剑圣的实力更是佩服。

在他与城防队长交流的时候,一些部下已经检查过所有人的尸体,黄少天这才知道这人竟是戈特城的城主,拥有伯爵的爵位。

“报告剑圣大人、城防队长,”来汇报的人特意把黄少天放在前面,反而被上司认同地点了点头,“无一幸存,全部被却邪贯穿心脏一击毙命,伯爵大人更是……脊骨、心脏、大脑三处长矛贯通伤,车厢中已是血流满地。”

黄少天的瞳孔不自然地一收,所有表情都掩盖在面甲之后,也不怕其他人看到。他掩饰掉眸中的情绪波动,道:“抱歉,我的失误,感受到血族的气息再赶来已经晚了。”

这句道歉让所有人都诚惶诚恐,顾不上秩序,一个个说着剑圣大人为人类做过那么多事,这根本称不上失误。黄少天见状也不再解释些什么,说了句他要去追踪一叶之秋担心血族有阴谋就策马在众人尊敬的注视中离去。

 

而黄少天哪里顾得上叶修这吸血鬼,他驾马在附近的丘陵地寻找了好一会,才在较远的一间已经废弃的猎户小屋中感觉到Omega少女的气息。谁知他一推开门,就看到叶修从少女白皙的颈间松开牙齿的场景。

“我靠叶修你个到处发情人面兽心猪狗不如的禽兽!”他气急了,挥起冰雨就要砍上去,谁知道小姑娘直接喊了声“剑圣哥哥不要啊”,他忙收了剑势,刚想让她解释一下,叶修就开口道。

“我说你蠢不蠢啊,就算那个发福的老贵族信息素再难闻,他好歹也是个Alpha。小姑娘都快被诱导发qing了,也不给个临时标记就让她跑,幸好你歪打正着把披风给她了……”

禁欲太久的黄少天被叶修这一教训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常识性错误,看着叶修去咬少女的脖子还以为叶修抑制不住血性去吸她的血了,这才会恼怒地吼出来。女孩跟叶修道了谢,他们俩便让她先在屋子里休息,两个人一起走远了些。

“你倒没有暴露出你是吸血鬼的事啊……”腰间别着冰雨,黄少天却难得没有拔出来的意思。

叶修懒散地找了棵树靠着,扬起嘴角看着局促的人,等了好一会才听到黄少天特轻地憋出一句:“刚才的事,谢谢你了。”

“什么?没听清。”

“我说,谢谢你了。”黄少天无奈地提高些声音。

“你说什么,声音再响点。”

黄少天气恼地看向笑得玩味的叶修,想着干脆吼出来震聋他得了,还没有执行,就觉得脖子上一轻,眼前一亮,头盔与面甲已经一同被叶修摘下来,露出了金色的短发与俊美的面容。叶修伸手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再捏了捏通红发烫的耳廓,笑道:“害羞了?”

久违的微风拂面,还被人近乎调戏地抚摸,黄少天愣愣神,动人心魄的冰蓝色眼眸中再添几分怒气,挥开叶修的手去抢他另一只手中的头盔,生气地冲人吼着:“老叶你敢不敢还给我。”

叶修也就逗逗他,玩了会就递回去,说道:“反正这里也没别人,先别带上了。”

抱着头盔的黄少天冲他翻了个白眼,把头盔放在一边倒的确没有再带上。

两人在靠着树根坐下,静了好一会,黄少天又开口道:“刚才真的谢谢你了,我没想到那会是个伯爵,还是一城之主。”

“没事。”

黄少天正诧异叶修今天怎么转了性子,就听到那个补充道:“记得赔我两张魔法传送卷轴就好,也不要求你还两三倍了,至少把这两张给我就好。”

“……”翻了翻储物戒指,他气呼呼地把两张魔法卷轴扔了过去。

“哟,文州做的,质量有保障。”

剑圣真是不想理他,阖目靠着树干养神,想着今晚发生的种种事情,忍不住睁眼看了看旁边的叶修,恰好对上叶修难得不带嘲讽的视线,便问道:“你是怎么忍住的?我说,血族吸血的本能,和Alpha对于Omega的欲求。”

叶修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嘴角翘起,回道:“就是单纯没什么欲望呗。”

“哦,性冷淡。”黄少天讽刺了一句。

“没有啊,我对我喜欢的人可是欲望十足的。”

“你居然有喜欢的人?”黄少天惊讶地瞪大眼睛,随即转过身偷笑,“老叶就你那样,她肯定不喜欢你。”

叶修苦涩地“嗯”了一声。

黄少天从来没见过叶修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于心不忍地转头拍了拍叶修放在草地上的手,安慰道:“别放弃啊,你好歹是血族斗神,长得是没我帅,可也不差啊。抓紧时间好好努力一把,说不定人家回心转意就看上你了对不对。”

那个人低头看着两人交叠的双手,再抬头望向黄少天,轻轻叹出一口气来,应了句:“你说的对。”

而直到那句存留几个世纪的“我喜欢你”终于说出口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到了无力挽回的境地了……

 

“喂!我自己,你还好吗?醒醒,还在吗?!”

——怎么了,我刚才在想事情。

听到心中的回应,黄少天才松了口气,说道:“我已经到顶端了,可还是一片看不到边境的云雾啊,你知道接下来怎么走吗?”他看着面前厚重的金色云雾,非但没有变淡,反而到了伸出手去几乎要看不清五指的地步,他握紧右手催动血气刚想幻化出冰雨,却是蓦地瞪大瞳孔,径直向前倒了下去。

“抱歉了,另一个我。”

一个与他宛若双生的身影在虚空中浮现,他收回切在血族剑圣后颈的手刀,反应极快地揽在他腰间把他打横抱起来。他俊秀的面容与黄少天一模一样,唯有那双眼眸并不是冰蓝色的绚丽灵动,而是充满死寂的灰蓝色。

毕竟只是一个残破的灵魂碎片罢了。

他抱起黄少天适应了一下灵魂状态的失重感,上次出现在叶修他们面前是几近实体的状态,和这次完全不同。片刻之后,他把冰雨召唤出来让黄少天抱在胸口,才迈开脚步坚定不移地直视着前方踏入金色的云海之中。

终于,一切都要结束了。

 

 

自从成为血族以来,睡眠时间不减,可做梦的次数却越来越少。而在神之祭台这个不恰当的地点,在圣战这个不恰当的时间里,黄少天却久违地做了一个梦,一个与事实发展全然不同的梦。

他依然是在圣剑关不远处的那个山村中作为独子出生,父母健全,家庭美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早在身高刚刚够得到灶头时便开始帮助家里做些简单的农活。穿着粗布麻衣,一天天的长大,这些都与他的成长经历一致,就连那次参观剑客圣殿都完整地再体验了一遍,在那之后他便在剑术上展露出惊人的悟性和天赋——按照这个发展,他会在十六岁参加教皇直隶部队之一,神圣剑客团每三年一次的选拔,并在决赛前一天在圣城不远处的森林瀑布边遇到偶然路过的叶修……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刚刚满十四岁那年,他们的村子毁灭了,被一群红着眼睛嗜杀成性的吸血鬼袭击,平日里一个个亲切地喊着他“少天”、“小家伙”的友善面孔在极度的恐惧中被吸干鲜血而死。几近发狂的吸血鬼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他看到吸血鬼锋利的指尖直接穿透了父亲的胸膛,割断了母亲的颈动脉。

浓重的夜色里,唯有那些吸血鬼的红眼睛发出骇人的红光,黄少天感受到飞溅至皮肤的温热粘稠液体,在根本难以承受的悲伤和害怕中几近麻木,颤抖着双手无力地挥动手中的铁剑,站在墙角看着不断贴近的杀死自己父母的那只吸血鬼绝望地瞪大眼睛,泪流了满面。

这时,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在屋外响起。

“一叶之秋,你不得好死。”

发狂的吸血鬼发出嘶哑难听的吼声,却在一瞬间唤醒了黄少天,他原本是意识到自己做梦的,可太过真实的梦境让他渐渐将自己代入,直到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他才想起这绝不是自己所经历的事情,而他的身体也再不受他的控制,已经战栗地拿着剑,对着面前红着眼睛凶色显露的吸血鬼。

作为血族最高贵的公爵之一,黄少天是知道的,这些红眼睛的吸血鬼被血族称为“迷失者”,是完全沉醉在嗜血与杀戮的欲望中而迷失自我难以清醒的血族,他们与正常族人最大的不同,便是那双没有瞳仁并在暗处便会发出红光的血红色眼睛。对于这些迷失者,不止是人类战士,就连他们血族的人,见到也多是直接杀死。

然而,他们仍是血族。所以,他们残杀人类的罪,还是由整个血族来承担,可人类何尝知道,迷失者杀的岂止是人类,他们饥渴起来可是连同族都不放过啊。

最可怕的是,在永夜之雨发生前,他们几位公爵还得到消息,那些屈从本能从而造成智力相对降低的迷失者们疑似成立了一个组织,竟开始有纪律性地行动,还反狩猎人族和血族讨伐他们的战士。丧心病狂的生物,远比那些有理智的人要危险的多,已经有不少迷失者的狩猎小队折在他们手上。可他们还没来记得讨论出对策,第二次圣战便已经到来,关乎种族存亡之事,自然比迷失者重要得多。

“好像就活着你一个了。”

听到熟悉至极的声音,黄少天顺着梦中自己抬头的角度,看到拿着萤灯石微蹙着眉外袍上染着血污的叶修,下一刻,视线便开始模糊。

萤灯石的照耀下,地上几滩还未干的鲜血,他父母死相极惨的尸体,以及才被叶修以却邪刺穿肩膀拧断脖子的吸血鬼的尸体,原本被黑夜隐藏的血腥画面再也藏匿不住。

十四岁的少年哭得声泪俱下,就连活了几百年的黄少天看到这些场景,心中都难免震撼,胸腔漫出一股沉重的悲伤来,就算是梦境,那可真的是他的父母啊,居然这么惨死在面前。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在成为血族后跟父母坦白,也常偷偷地避开村民去看望自己的父母,哪怕看着亲人逐渐衰老自己却一成不变,可至少他们是有自己送终,安度晚年的啊。

叶修把却邪上的血迹甩掉,收回武器。他熄灭了萤灯石,用袍子遮住少年的视线,却被一把推开,黄少天扑到已然没有气息的父母身边撕心裂肺地哭着,直到哭得再也流不出泪来,才恍惚地站起身来,拖着母亲的身体就要往外走。

“你要把他们安葬吗?”叶修的声音传来。

而梦中的自己却看都不没看叶修一眼,抿着唇,倔强地用仍在颤抖不止地手臂拉着已经快没有温度的尸体。 

叶修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拽起他的胳膊,几乎把个子矮小的十四岁少年整个拎起来。黄少天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挣得厉害,正想着这有什么用,就直接张口咬在叶修的手上,只觉得叹为观止:明明都知道叶修轻松挑翻了那么狂暴的迷失者,自己居然还敢咬,小时候可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小家伙你脾气还挺差啊,”叶修好笑地看着手上深深的牙印,却没有把黄少天放下来,无奈道,“我知道你想把家里人入土,甚至是全村的人,但是你现在有力气吗?至少好好睡一觉,明天天亮了再做吧。”他犹豫片刻,又补充道,“我可以帮你。”

“黄少天”愣住,紧紧咬着下唇,好一会才答道:“好。”

“怎么连句谢谢都会不说?我可是救了你的人哎。”

老叶你这人脸皮怎么可以这么厚……天啊,这个我才几岁,亲眼看着父母在我面前死掉了,愿意回你句好就很不错了啊?黄少天连吐血的心思都有了,果不其然梦中的自己也是当场哽住,被叶修的不要脸惊得悲伤都淡了些,好一会才艰难地咬牙切齿说道:“谢……谢……”

而后,叶修把他带出满是血腥味的村子,直接在野地睡下,自己还一直没有闭上眼睛,眼前闪现的全是父母惨死的画面,叶修便在一旁说道:“哪怕你睡不着,但是至少也得好好休息把体力精力恢复些,不然你明天怎么有力气做你应该去做的事情。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要死再简单不过了,可如果你想活着,就算活得再艰难,也要活下去啊。”叶修说话的时候语调不快,低沉好听的嗓音平静地叙述着,黄少天感受到自己的身体猛地一颤,轻轻地“嗯”了一声,终于合上眼睛。

第二日清晨,黄少天在叶修的帮助下把村中的人埋在离村落不远的地方,立了简易的墓碑,他把一束野花放在墓地前,静静地站立许久,才转身走向叶修。

“要离开了?”叶修站在一棵大树的阴影里,困倦地半睁眼睛看向他,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忙碌了一两个时辰,阳光渐渐强烈,他这分明是在躲避阳光,而梦中十四岁的自己肯定不会明白,只以为叶修就是单纯比较懒吧。

“黄少天”早就从家里打包了些简单的东西,此刻叶修问他,便点了点头。

“那我也差不多走了。”

叶修站直身体,却是拿出一个传送卷轴来,他正准备发动魔法,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黄少天。”

对面的人点点头,目光灼灼地看向他,“黄少天”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问道:“你盯着我干什么,不是说了要走吗?”这时候的黄少天虽然没用过,可至少还是知道魔法传送卷轴这种东西的。

“你难道不应该也问一下我的名字吗?”

“……”黄少天再次被叶修的不要脸震惊到。

“逗你的,既然你不问,那就不告诉你了。”

眼前的人,便在银色的光芒中消失在他面前。

黄少天对小时候自己的破性格也不知怎么评价,而且因为悲伤过度的关系,就连话唠的毛病都没有回复过来,在叶修面前沉默寡言的跟周泽楷那家伙都没差多少了。这要是叶修以为他是个文静倔强的小孩,那问题可就太大了。

在叶修离去后,梦境中时间的速度骤然加速,一切都如同走马灯般在眼前闪烁而过,直到他觉醒为一个Alpha并成为神圣剑客团一员后,黄少天才诧异地意识到——这,不会是寄居在冰雨中,另一个世界的他的真实经历吧?

“我曾经恨过,很恨很恨,不知道亲杀过多少血族的战士。可是后来……

“其实他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因为正是有他在,我才会对血族的印象有极大的改观。”

他回忆起另一个黄少天所说的话,愈发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可梦中的黄少天在战场上再遇叶修,还在震惊于叶修的血族身份时,他脑海中一阵刺痛,竟是直接从梦境中被拉了出去……

 

黄少天猛然睁开眼睛,大脑中的抽痛仍在持续,艰难地撑着地面坐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那里残留的痛感让他想起来自己之前是被另一个自己给打晕的,他对那个人并无防备,更没想到破损到那种程度的灵魂竟然还可以实体化,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感慨一句不愧是自己的灵魂。

那他后来去哪里了?

纵使被他毫无征兆地打晕,黄少天仍然相信着他对自己并无恶意。

无非是因为那些真情实感的流露、梦境中所见的过往,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就是自己。无论是人族还是血族,黄少天就是黄少天,同源的灵魂,不同的经历,可一些本质上的东西,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要是连自己都怀疑,那可真是太差劲了啊。”

他试图站起来,可脑海中时不时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控制身体用力气。那就召唤出冰雨用剑支撑着站起来,他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叶修还在圣城里等着自己回去,怎么能倒在这里。想到叶修不免想起之前分别的时候那个缱绻缠绵的热吻,黄少天脸上一红,气急败坏地低声骂了句,随后又被自己的行为逗乐,脸上不再紧绷,露出自信的笑来,伸出右手催动灵魂契约召唤冰雨。

而下一刻,他的眉便已深深蹙起。

冰雨,不见了——与他灵魂融为一体的神剑冰雨,完全没有响应他的召唤,消失得无影无踪。

黄少天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冰雨根本不会认可别的主人的。”他用力地摇了摇头也不知是在反驳谁,愈演愈烈的头痛让他的感觉开始变得迟钝,直至几近透明的一双脚踏入模糊不清的视线。

“抱歉啊,就算多了个媒介,不过冰雨却只能是你的冰雨,传到你身上的反噬比我想象的厉害点。”

说完,灵魂状态的另一个黄少天已经脱力半跪下来,借着被红色凶光萦绕的冰雨撑住才没有完全倒下去。他原本灰蓝色眼眸中那浅淡的蓝色已经寻不到了,彻底化为毫无生机灰色,周身本也与冰雨一样凶光缠绕,可就在他走到血族剑圣黄少天面前时,一簇簇冰蓝色的火焰在他身侧凭空点燃,将那些散发血腥气味的红芒焚烧殆尽,也随着修长的手指传递到冰雨上,为那柄幽光闪耀的长剑驱逐着凶历之气。

而随着冰蓝火焰的摇曳,他的灵魂之力在飞速得减弱。

“你!你快住手!你不要命了吗!”黄少天扑过去想要阻止他,直接将那人扑倒在地上,可瑰丽的蓝色火焰并没有熄灭,只是温柔地把他包裹住,没有半点排斥的迹象。

那是什么火焰,那是燃烧灵魂形成的灵魂之火啊,以不可逆转的灵魂湮灭为代价而点燃的虚无之火,他们本就是同一个灵魂,被点燃的灵魂之火自然不会伤害到另一个人。黄少天不知道先前缠绕着他和冰雨的血腥凶历至极的气息是从哪里而来,可他本来就只是一抹残破的灵魂碎片,不消片刻就会彻底消失啊!

被按到在地的人抬眼看着焦急的血族剑圣,毫无血色的唇角勾出一抹释然的弧度,他微微眯起灰色的无神眼眸,竟是流露出几分促狭的笑意,开口道:“有什么关系,我本来就是一个死人啊。我所在的那个世界、那个时空已经结束,反正,只剩下一抹灵魂碎片的我不可能回得去,你们所在的这里却还有无限的可能,为什么不去赌一把呢?”明明是虚弱沙哑的嗓音,可他的语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而轻快。

“我跟你说,我赌赢了。”

他的身体愈发透明,燃烧的火焰却是更是耀眼,而他丝毫微察地盯着另一个自己,尽力把每个字都说得清晰:“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们什么,石中剑是永夜之雨的媒介也是钥匙,整个世界中,只有‘黄少天’可以并且会去拔出来,原因很简单,以这里的光明与神圣元素的浓郁程度,任何血族都不能长时间停留,更别说调集大量力量去破除诅咒了。我不知道这个魔法是从何而来,但是,你见过这场雨可怕的力量,想要去停止它,代价又怎么会小呢?

“你知道这片黄金云海再往前走是什么地方吗?那是一片血池,里面是千年来所有神圣骑士的血肉,一场血雨,包含着人族的至强者们死亡前猛然醒悟后庞大的绝望与憎恨,怎么会不足以焚烧庇佑血族千百万年铜墙铁壁般的永夜森林。谁会猜得到,如此雄伟华丽的神圣祭台,如此瑰丽绚烂的黄金云海之中,会隐藏着一片怨念滔天、凶历无比的血海。”

黄少天震惊地看着他,想说话,却被人抬手捂住嘴巴。

“时间不多了,听我说,当时,就在我拔出石中剑的那一刻,肉体骤然消亡了,灵魂也几近破碎,碰巧落入了你们的世界。如果先前是你亲自去,怕也不会有任何变化,接着,时间再倒回去千年之前,又进入无限轮回之中。我的灵魂没有第一时间完全消亡,反而能融入冰雨中温养,直到可以给予你帮助,也许就是一个逆转的契机。我看过你的记忆,你们这个世界,有太多巧合,如果连你们都不能改变的话,我想不到还有其他办法。

“你应该知道,冰雨虽然是神剑,与你百分之百契合,但是它没有剑灵,所以才会隐隐比千机伞、却邪、灭神的诅咒、灭绝星辰这些武器差了一线。然而你我都清楚,正因为冰雨与我们的灵魂百分之百的契合,意志想通,它反而不可能产生剑灵了,可是,可以融合啊……”

一簇簇冰蓝色的火焰向着另一个黄少天手中紧握的冰雨涌去,幽蓝的剑身此时已经完全被点亮,瑰丽的光华驱散周身三米内的浓雾,将两人的身躯尽数笼罩其中。

在人族剑圣用灵魂之火除去冰雨上萦绕的凶光时,黄少天的头已经不再发痛,他站起身来,看着面前只留下一个轮廓的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伸手接过光芒璀璨的冰雨,咬紧牙关才将眼中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逼回去。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像任何词语都配不起对面的那个男人。

“如果你见到叶……”

 

整个神之祭台突然剧烈震荡起来,黄少天一个踉跄险些跌倒,收敛冰雨的光华向四周看时,才发现金色的云海不再静止,飞速地流动着。他用冰雨刺入其中,果真如水流般被破开,可流速却是愈发加快。

此时若是从上方仰望,才会发现云海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神之祭台就在这个疯狂转动的漩涡中心,逐渐下沉,即将被彻底吞噬。

“你刚才想说什么?”黄少天问道。

人族剑圣眨了眨他灰色的眼睛,在心中自嘲一句,冲黄少天摇了摇头:“神之祭台已经开始崩溃,估计是想要趁着时间倒流形成的空间缝隙暂时逃走。接下来我可不能再帮你做什么了,上吧,在它逃跑前,把这个可恨的神之祭台给拆了!然后,去帮老叶杀掉教皇,这个诅咒,该走到尽头了,可别让我失望啊。”

黄少天突然咧开嘴笑了,道:“怎么可能,你以为我是谁。”

对面几乎已经与背景融为一体的人也笑开了,片刻后,收敛情绪,将坚定的目光落在血族手握冰雨风华绝代的剑圣身上,平静地说道:“那么,再见。”一片冰蓝色的灵魂碎片出现在空中,散发出令人心动的瑰丽光华,黄少天伸手想去触碰,可不待他的指尖擦过,那小小的碎片便骤然破碎湮灭。

明明是再也不见。

静默后转身,他嘴角温柔的笑意散尽,只余下冰冷到极致的寒意。

 

——如果你见到叶修,帮我说声,对不起,谢谢,我也爱你。

你不敢说出的话,想要永远封藏在心底的话,我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体会到,因为我们就是同一个人,你能读到我的记忆,我又何尝不知道你心中最大的后悔与悲伤。我不可能有机会去你们那个世界告诉你喜欢的那个叶修你想说出的话,但是,我一定会让一切在这里画上句号。

冰雨一定不会束缚住你的灵魂,如果,如果真的侥幸有那么一丝转世轮回的可能的话,祝福你,能够再遇见他,好好坦诚地、当着他的面说出那一句过去没有说出去口的话。

 

“叶修,我爱你。”



TBC.


啊……下一章终章

我最近是不是被重点监控了啊

再被屏蔽就上外链了,我做啥了我

评论 ( 7 )
热度 ( 4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