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详细资料见置顶
万分感谢✧⁺⸜(●˙▾˙●)⸝⁺✧

© 听风吟唱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王喻」手到擒来(7上)

架空现代魔幻/警官叶x神偷黄/总裁王x黑客喻

《手到擒来》目录


7 好孩子不要打架(上)

 

在落地窗玻璃消失、叶修被人推落的一刹那,黄少天第一反应是在心里感慨自己感受到的热气果然不是错觉,让叶修不听他的,被人暗算,活该!至于救人这件事,他倒是真的不着急,叶修会在暗中调查他们,他和喻文州手上自然也有关于叶修的情报——退一万步来说人好歹也是自己的网恋对象,起码户口得查一下的对吧?

凭空消失的玻璃,被控制的警员,普通的国际刑警哪配得上某些“越界者”如此谋划设计,魔力波动掩饰得极好,甚至连自己和喻文州都没能在完全发动前感知到。叶修他,或者说是ICPO这个组织,偏偏在这个时间点介入B国,显然不可能是抓捕BP犯罪组合那么简单。

早在遇到叶修的第一天,喻文州就告诉他叶修曾是编号A0008案件的调查组成员,而那一起事件的发生地点与时间,恰好就是他们入学前的G大的八月暑期课程。

化学实验室爆炸,在场的一名教授与其小组的十一名大三学生无一存活,当场死亡,只有一名恰好离开实验室去三楼取器材的学生有幸避开,然而,所有记录表示,该小组当日进行的是几乎没有危险性的实验,使用的一切器材和试剂都没有爆炸的可能性。警方的调查无疾而终,最后给出的不过是类似于实验试剂误取这种牵强附会的理由。而以喻文州的能力,自然能查到案件的档案被秘密移交给国际刑警组织,冠以“A”的编号重新调查,加上时间就是A212308240008。

ICPO所有A字打头的案件,都可以称之为“非常规事件”,几乎全部都是些以现代科学无法做出解释,所谓的魔力与魔法造成的事件。所以能够委派调查这类案件的叶修,绝对不可能是个与他们的世界毫无干系的普通人。

 

黄少天不止一次的怀疑,自己和喻文州,与叶修、王杰希的相遇相识、了解彼此,都是冥冥之中命运作祟。

千丝万缕的关系织成一张庞大的网,将他们这些曾经擦肩而过险些形同陌路的人一次又一次牢牢地捆绑在一起。

在这个错综复杂的网络里,欺骗与伪装是最常见的手段,鲜血与死亡随处可见。现实可不是你打出“GG”就能退场的游戏,没人知道前一秒还站在你面前谈笑风生的人会不会抬手就将一柄锋锐的剑送进心脏,或是伸手一推,送你坠下万丈深渊。

Game is over.

这种时候还真应该放飞自我,游戏人生。

 

 

冷静思考现状的同时,由高空迅速下坠中的空气在耳边剧烈地轰响,黄少天始终睁着眼向愈发接近的街道望去,眼球受到的巨大压迫力让他非常想闭上眼睛,可为了掌握高度他只好忍耐下来。他开始一遍又一遍地默算“H等于二分之一GT的平方”,心知自己摔不死但也绝不想脸面着陆。

叶修那家伙在跌出窗外时有跟他对上视线,表情平静,没有半分惊讶,甚至还在目光完全相交时轻轻抬起一侧嘴角,游刃有余地冲他露出抹玩味的笑意。

那是将死之人会露出的表情?

绝不可能。

他莫名地担心乱舞的风弄坏他的发型,虽然他早上洗过澡只是胡乱地拿起吹风机一通乱吹,而且总有那个几根顽固的呆毛不服管教。

说实话,不做怪盗的时候黄少天更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坐电梯下楼,“跳楼”这样的行为哪怕表现得再英姿飒爽也总觉得听起来就想让人报个警——欸,他这次跳楼的目的可不就是某位从高楼坠落的国际刑警吗。

是的,他早就清楚的,一叶之秋从来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在商厦的斜对面,是市中心新建成的美术馆,在寸土寸金的地方占据了极大的面积,那造型奇异的建筑物让对艺术不太感冒的黄少天初见时便嗤之以鼻。而此时他的目光扫过那不规则的屋顶,立即锁定了上面那个熟悉的人影。

调动魔力,冰雨现形,借着荡起的剑气令黄少天轻松地在半空中几个转向,以常人绝对无法做到的动作轻盈地落到美术馆的屋顶上,抬起眼睑,与三米外的叶修对望。那柄细长优美的光剑早在他落地的同时破碎成无数幽蓝色的光点,尽数融入他的身体。

叶修冲他抬起右手挥动两下,权当打招呼,说道:“来救我的?”

“你做梦吧!”黄少天可不喜欢被这人占到半点便宜,当即反驳道。

“那我还挺伤心的。”表情上没有半点沮丧情绪,从三十二楼坠落依然却完好无损的人勾勾嘴角,“我发现你还真是喜欢剑客,玩荣耀就算了,连魔力具象化的兵器都选择的是剑。不过有一点真是稀罕,你的兵器居然可以直接融入身体,几乎所有具象化的魔力物品在展开前都只能以拟态的形式存在吧。”

听到叶修的话,黄少天在心里暗自槽了一句:我倒是想选,没得选好不好。

叶修自然猜不到黄少天的心理变化,毕竟黄少天这种情况也是他接触那个世界以来遇到的第一例,旋即继续说道:“黄少天,你可真不愧是十年来世界黑市悬赏最贵的一条命,没想到一枪穿云的出动都对付不了你。”

果然,叶修知道昨天他被一枪穿云狙击的事情。

黄少天警惕地眯了眯眼睛,说:“怎么?难道国际刑警也对黑市悬赏有兴趣?”

“那倒不至于,我对你比较感兴趣。”叶修脱下警服外套,露出里面的灰白色的衬衫来,用帽子给自己扇了几下,看到对面黄少天皱起眉头一副嫌弃到极点的表情,耸耸肩,“穿全套警服很热的,我们俩一定要在屋顶上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轻哼一声。

“国际刑警还没有开除你真是奇迹。”

“毕竟是特殊小组啊,有特权的。”

“专门对付我们这些‘越界者’的?ICPO倒也不笨嘛。”金发的青年咧嘴笑了一下,“我就大胆地猜测一下好了,你这次来B国,明面上是要抓捕Bieu Pluie,实际上有别的任务吧。我可以再更大胆地猜一猜……”

他顿了半秒,笑容愈发灿烂:“比如说,MicroCras,王杰希。”

 

锐利的破风声骤然响起,却又戛然而止。

沿着离鼻尖仅有一公分的锋锐矛尖看向紧握在长矛上的那只漂亮到无法形容的手,黄少天站在原地看着卡在千钧一发停手、此时正满脸无奈的人,神情很是得意。

“躲都不躲,就这么相信我?”

“你在溪山城都敢对我动手那么多次,我还能在乎这一次?”

“这可不是荣耀,死多少次都能复活。”

黄少天挑挑眉,看着叶修手中这柄帅气的战矛,说道:“你还有资格说我,你不照样拿的也是战斗法师的武器。”他伸手抓上矛尖下部光滑的位置,黑中带红的长矛冰冷而霸道,不由好奇地问道,“还真是帅,谁做的?有没有取一个足够霸气的名字?”

“却邪。”叶修想把却邪收回来,那边黄少天还抓着不放认真地打量着,他也不好解除魔力具象化,便问道,“什么时候认出来的。”

“反正肯定没比你晚多少就是了,服气不服气?”

“服气服气,算是输给你了。”轻叹一声,叶修又轻轻扯了一下却邪,稍有些不满道,“烦烦,松手。”

听到某两个字,黄少天眯起一边眼睛看过去,“啧”了一声。

“一叶,其实我很不爽的。联合老王和文州,想把我蒙在鼓里很好玩是不是?”

“可事实证明,你那么聪明,不好骗啊。”

“但是不爽就是不爽,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老是想忽悠我。”

叶修尴尬地移开目光,毕竟他第一次遇见夜雨声烦就在忽悠他了,那时候黄少天才多大啊,初中生?欺负人一只小朋友,饶是厚脸皮如叶修也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说……”

右手忽然传来无法抗拒的力道,叶修控制重心时忙低头看向荡开却邪猛然欺近的青年,险之又险地躲开随之而来的冰冷剑锋,当即扔下战矛飞快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看似沉重的武器在落地的瞬间化作红黑色流光,飞向叶修手中重新汇聚成战矛的形状。

“喂!”叶修生气地看向手握长剑的人,刚才他要是反应再慢一点,可是真的会被伤到的。

早在手抓上却邪时计划好这一剑的人茶色美瞳下的眼睛光芒闪烁,将冰雨举起身前,摆出迎战的姿势。

“机会难得,来切磋一场啊,一叶。”



TBC.


天哥你真帅!

珍惜现在的他,等谈恋爱了就原形毕露了(。


以及基本没有王喻戏份就不打tag了~

下一节大概是微草上线

评论 ( 36 )
热度 ( 2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