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详细资料见置顶
万分感谢✧⁺⸜(●˙▾˙●)⸝⁺✧

© 听风吟唱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王喻」手到擒来(8下)

架空现代魔幻/警官叶x神偷黄/总裁王x黑客喻

《手到擒来》目录


8 再见,“喻文州”(下)


在叶修和黄少天用尽可能不引人注目的方式离开美术馆赶到商厦一楼大厅时,两人恰巧看到从电梯间里走出来的喻文州,那人本是神色如常地把玩自己的手机,在察觉到来人视线后抬起头来,冲黄少天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来。

“少天。”他温和地唤了一声。

叶修几乎是瞬间心头一跳,这声音听着……为什么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欣慰感?

他细细地打量起那张算不上熟稔的清秀脸庞,眼睛微微眯起。果然不是错觉,喻文州看黄少天的眼神变了,不是以前那种亲密无间的纵容,总是带着笑意,现在则是变得喜悦与酸涩混杂交织,像极了失而复得后的感慨万千。

如果真如电话里的那一句所说,这是十年后的喻文州……叶修的心脏再次重重地震动了一下,难道是十年后的黄少天出事了?

“你真的是来自十年后的文州?”

黄少天的声音打断叶修脑海中瞬间闪过的多种念头,他跳到喻文州身前和人比了比身高,又捏了捏喻文州的胳膊,上上下下好一番打量,嘴里嘀咕个不停:“还是差了这么点应该没长……没长胖啊太瘦可不行……皮肤还是那么白羡慕嫉妒恨怎么感觉跟二四的文州没什么区别……”

尽量配合着黄少天的摆弄,喻文州说道:“你把我的那个魔法忘了?”

黄少天一怔,突然跳脚骂了一声,准备开口但是余光看到边上的叶修,立刻住嘴。

而喻文州仿佛才注意到跟在黄少天身后的叶修一般,露出公式化地微笑,问道:“这位是……?”他跟叶修对上视线后忽然眉头一皱,有些惊讶,“国际刑警组织‘越界者’专案小组组长,叶修?”

话音一落,叶修已经溜到嘴边的一句“呦,才分开几十分钟,文州你就不认识我了啊”的调戏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比喻文州更为惊讶地半张开嘴,隐隐握紧了右手。

ICPO“越界者”专案组,这不是上头那些人不久前会议时玩笑似的提出来的吗?是根本不存在于任何文字资料里的虚无缥缈的头衔。

可是,喻文州说得如此理所当然,就仿佛……

黄少天一看到叶修右手的细微动作,立刻警觉起来,却邪的护腕可就在那人衬衫袖口下藏着呢,出手速度怕是不在自己之下。

“来自十年后的灵魂?身体还是原来的身体吧。”叶修并没有出手,他用目光递给黄少天一个安心的眼神,对喻文州不咸不淡地问道。

喻文州点点头,叶修和黄少天的眼神交流被他尽数看下,眼底闪过一缕了然。

“看来,意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一些。”

“比如说?”叶修问道。

这回喻文州便没有好好回答了,眉眼含着疏离的笑,却在被上蹿下跳的黄少天又一次挡住视线后无奈地叹息一声,把人扯在原地。

“少天,找个地方吧,有些事情想和你谈。”

黄少天知道有些话题是绝对不能在其他人面前提起的,喻文州这一句显然是在给叶修下逐客令。他有些犹豫地看了叶修一眼,那人不甚在意地冲他笑了笑,没有扫喻文州的面子,一句回聊就转身离开。

明明还有好多话想说。

黄少天撇撇嘴,内心的天平到底还是倒向喻文州这边,拉起人再次走回电梯间。看喻文州这幅样子就知道不是特别急,那就找家甜品店舒舒服服地慢慢谈好了。

他一个劲自卖自夸自己的好主意,却不知先前叶修离开后的那番表情变化被喻文州尽收眼底,正打心底疑惑着:自己的穿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先不说凭空多了微草家主这个便宜男友,叶修又是怎么和少天在一起的啊?

 

买完东西坐下,黄少天迫不及待地吞了一大口蛋糕,一脸心满意足的模样让对面的喻文州微怔数秒,笑道:“这么饿?”

“是啊是啊,刚打完一架,累瘫了。”黄少天配合着自己的话语让卡座沙发上一瘫,仰起头合上眼睛,似乎真的动都不想动。

喻文州自然是习惯了黄少天这副夸张模样的,淡淡地问道:“你和叶修是什么关系?”

“啊?”黄少天吃惊地睁大眼睛,望着头顶暖色护眼灯眨了又眨。

“在我所在的那个世界里,你和叶修应该是互相不认识的。”喻文州说完察觉到自己说话的不严谨,又补充道,“至少在我们在B市的这段时间里,也就是这个时间点,你和叶修应该没有遇到。”

黄少天坐直身体,眉头紧紧皱起。

“可是叶修是一叶之秋啊,我没道理不认识他。”

“一叶之秋?”喻文州不解地重复道。

黄少天挠挠脑袋,怀疑喻文州并不是穿越而是失忆了,却猛地想起之前喻文州让叶修警惕的那句话,一个疯狂的想法立刻在心中成型。他深吸一口气,盯紧对面人黑且深邃的眼睛,说:“文州,你这次穿越回来的世界,分歧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对不对?”

正伸手摆弄吸管的人笑了笑,说:“少天,我从开始试验这个能力时就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所以现在是最坏的情况?”黄少天语气不悦。

“并不是。”喻文州垂下眼睑,不以为然的神色让对面的人掩饰不住恼怒之色,“我甚至都想过,我们不会出现在B国,我们没有组成Bieu Pluie,没有考入G大,还有你和伯父伯母不会在你14岁时出事……甚至,也许我们根本不会相识也说不定。”

听到最后,黄少天一愣,问:“你从最开始的时候就这么想了?”

“是啊,可是我从来没有成功穿回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你这次成功了。”黄少天耸耸肩,“说吧,做这么没把握的事情,又有什么计划。”

喻文州抬手撑住下巴,难得卖起关子来:“我要是说了,你可别太激动。”

“激动什么啊激动,你以为人人都是一叶之秋吗?”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又不是人人都有叶修那个毒舌功力,自己的炸毛临界点也就那一位仁兄能轻松达到。

虽然还是不清楚一叶之秋、叶修与黄少天之间的关系,可听到黄少天那副极度不爽可没有半分厌恶的语气,喻文州笑了笑,缓缓说道:“我希望你不要进入无尽城。”

无尽城……

黄少天一滞,立刻回道:“不行。”

被拒绝的人似乎早已料到这个答案,嘴角笑容加深,却是多出几分无奈。

“好吧。”

“你……”没想到喻文州会应得那么干脆,黄少天难以置信地问,“文州你就为了这件事情穿越来了十年后?!”

喻文州点点头,看到黄少天直直地站起身来,伸手想要抓他领子,又在半空中忽地垂落。

“就我现在所知道的信息,你的灵魂魔法是单方面回到过去并且无法解除的对吧。”黄少天咬紧下唇,声音有些颤抖。

“抱歉,我也没想到世界的分歧会这么大。十年后的我,比十年前更不讨人喜欢啊。”

“妈的。”黄少天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坐回座位上,“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

他看着对面说出自己不讨人喜欢还是神色平静的人,心中的愤懑几乎就要溢出来。哪怕叶修说他是个现实的索克吹,他都觉得此事面前的喻文州表面上风平浪静,还是一如既然的温柔男神模样,扒开来分明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鬼样子。

“穿越回十年前那么大的风险,就没有人在等你回去吗?从你出生到十年后的所有回忆,你就不怕再来一次就全部没有了吗?如果我现在没有跟你面对面坐在这里,你又想怎么办?”他对上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咄咄逼人的话语便再也说不出口。

是的,他其实全都是懂的。

喻文州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没有考虑过他要为此承担的风险,可他最终还是出现在了这里,这就说明了,在他心里,感性与理性的天平是早已衡量好的。或许他是真的不在乎,或许的确没有一个人在十年后等他,或许——黄少天在心里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喻文州已经找到了解除这种魔法的能力,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暂时没有告诉自己。

“文州,十年后,我死了对吧?啊不对……”黄少天一顿,改口道,“是我消失了对吧?”

“我穿越来的那天是十年后的八月十一日,在我来的前一天,冰雨回归蓝雨城。”

蓝雨家族传承多年的魔力具象化神器冰雨会回归,唯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主人的消亡。

黄少天双手撑住座椅,伸长双腿,交叠又分开,再交叠,再分开,自娱自乐了好一会,才感慨道:“真烦啊,自己的生日也是自己的忌日什么的。”他无奈地叹息,“从14岁开始我可是每年都在纠结要不要给自己过生日的。”

“我以为你从我这里坑礼物挺开心的?”

“从老王那里坑礼物我更开心。”黄少天得意地挑了挑眉。

“老王……是指微草家主王杰希吗?”喻文州食指抵着唇,“你和他很熟?”

“你和他更熟好吗哈哈哈哈!”东倒西歪地笑了一会,黄少天趴在桌上,明亮的眼睛里溢着笑,“文州,你在你们的那个时间并没有认识王杰希对吧?还是叶修也是。”

喻文州微愣,说:“我们当时推断过MicroCras集团是微草的产业,没想到是真的。”

“别转移话题啊,”黄少天笑得有点坏,“之前是不是碰到老王了,怎么样,他什么反应?”

“别闹,”喻文州算是看出来了,黄少天就是想看他的好戏,他搅动着身前苏打水中的碎冰,给黄少天抛出一个问题,“那你呢,你和叶修是什么关系?”

黄少天懵怔半秒,才一拍脑子:“差点又忘记了你不知道,没习惯过来。他啊,是我网恋对象。”

“网恋?哪个游戏的?在我那个世界,你14岁以后就没有再玩过游戏了。”

“就我14岁玩过的那个,《荣耀》。”黄少天突然意识到王杰希才是喻文州玩荣耀的契机,而后才有喻文州和叶修的相识与自己和一叶之秋的再遇,这一切发生的前提是,王杰希和喻文州谈恋爱。

“王杰希和我们大学同校你知道吧?”

“知道,学生会遇到过,那时候他大四了。不过我没想到他居然是微草的少主就是了。”

“在这之前基本没遇到过?”黄少天有点头痛,这世界的分歧果然不是一般的大。

“王大会长是校园风云人物啊,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黄少天敷衍地笑了两声,吐槽着“你这人没比他不风云多少”,又问道:“他研究生没在G大读?”

喻文州早就意识到黄少天是在对比两个世界的差别,可他还是选择满足对方的好奇心。

“据我所知,没有。”

 “额,文州,你……还记不记得我们G大入学前的暑假有一天去参观校园了?”黄少天挠挠脑袋,老实说四年前的事情他记得本来没那么清楚,要不是遇上叶修后喻文州在那人的档案里翻出编号A0008的那起案件,他一时半会还真不见得能想起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人是在那场爆炸中擦肩而过后互相注意上的——这么说来大学时期这两个人如此有目的性的谈恋爱还能谈得那么瞎眼,真是丧心病狂。

对黄少天来说的四年前,对于来自十年后的喻文州就是十四年,那人端起下巴,陷入回忆,好一会才略带犹豫地回答说:“那次我没去吧,原因应该是生病。”

“……”

“怎么了?”

黄少天忍住自己想要泪奔的念头,哭丧着脸看着对面的喻文州。

“少天,你还好吧?” 

金发的青年扶住额头,抹了把并不存在的泪水,哭笑不得地说:“我就是觉得自己活得太玄幻,需要发泄情绪来冷静一下。我靠了,人活着真是充满意外。”

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觉得手感不错又心情颇好地多揉了一下,冷静地开导:“玄幻谈不上,用魔幻更恰当一点。”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2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