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谢谢✧⁺⸜(●˙▾˙●)⸝⁺✧


子博目录

全职同人归档:阿珞在挖坑

喻王活动文:鱼能吃中药吗

全职自拆自逆:阿珞珞珞珞珞
(暂时没东西,我就准备下)

© 小可爱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账号卡」祈光(4~6)

架空西幻/王不留行x索克萨尔

前文链接:(0~3) 

老样子整理合章,看过前文的可以直接翻到6



4

 

在寂静与黑暗交织的地下遗迹中心祭坛上,一道银白色的光柱凭空出现,转瞬化作无数光点四散开来,露出悬浮在半空中一蓝一红两个修长的身影。

感受到浮力消失的一瞬间,王不留行背后立即展开了四片浅绿色半透明的精灵翅膀,就着先前紧紧抓住索克萨尔手臂的动作把对方直接带进怀里,拍打着翅膀缓缓落到地上。他帽檐下火红色的短发正逐渐转变为耐看的棕褐色,一双蕴着无限生机的翠绿色眼眸正如索克萨尔所说,令人着迷。

互相识破身份,又是深入险地,王不留行也不再有所保留,将压制的魔力解放,并撤去伪装变回原本的模样。

“真没想到,留行殿下居然对时空魔法有研究,能够破开那个结界跟来,是我失策了。”脚踏实地,索克萨尔拍了拍王不留行扶在他腰间的手,示意他松开,萦绕在他身侧的水元素散发出极浅荧光,映得他白皙的脸庞在这片黑暗中愈发苍白得过分,“冬虫夏草,治疗之神?那位精灵姑娘也是高级魔法学徒吧?”

他自然是听见了王不留行在魔法发动前对外面的两人喊出的话,防风是冬虫夏草他早已猜到,毕竟威克尔王国会对王不留行殿下大呼小叫的精灵可不多。

“你……真的没有翅膀啊。”既然到了这里王不留行也不怕人再跑,退后半步拉开几分距离,平静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还把落点选在半空中,不怕摔死。”

索克萨尔眨了眨眼睛,说道:“我可以用悬浮术。”

“黑暗精灵的王族……”王不留行停顿半秒,似乎是在纠结着措辞,“还挺有情怀的。”只要对黑暗精灵有所了解的人,几乎都知道纯血王族没有翅膀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

“黑暗精灵早就灭族了,还谈什么王族不王族的,我只是兰尤的大祭司而已。”索克萨尔说道,唇角挂着淡淡的、谦和有礼的笑,似乎对黑暗精灵被生命精灵率领的众精灵种族灭族一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王不留行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哪怕他的确对这段充满谜团的历史感兴趣。他伸手将帽檐扶扶正,注意到一身蓝衣、瞳发皆蓝的索克萨尔蹙起了眉,说道:“你不变回来?”

“我离不开兰尤神殿。”

“因为诅咒吧。”王不留行对兰尤国的了解还是不少的。

“所以这是一道分身,魔力有限,得省着用。”索克萨尔还不忘接上一句调侃,“不像威克尔第一的留行殿下魔力几乎无穷无尽,我可是连吟唱速度都比普通人慢的。”

“……”

“留行殿下啊,别以为您在背后想用扫帚打我我就发现不了了。”

王不留行忙把即将打到索克萨尔脑袋的魔法扫帚藏到背后,划过的轨迹有点点星屑飘洒,这柄完全由生命之树作为原材料制作的武器顶端镶嵌着世间罕见的高纯度魔法水晶——纯度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生命水晶“永生之吟唱”——正散发出动人心魄的光华。他对上索克萨尔的目光,绿眸中流露出极为专注的神情,说道:“这是灭绝星尘,不是一般的扫帚。”

“那也是扫帚。”那人同样极为认真地回道,温润的眉眼间尽是促狭的笑意。

魔法扫帚与法杖,是各族魔法师们惯用的武器,前者利于近战,后者多用于吟唱系的魔法。而魔法扫帚灭绝星尘,作为生命精灵族的第一天才、威克尔王国最强魔法师王不留行的专属武器,世界仅有的几件神器之一,就如索克萨尔所说,再特殊,它依然是一把扫帚。“斗神”一叶之秋还曾经群嘲过威克尔魔法师就是一群扫地工,用词之犀利下一秒满天的投掷类魔法道具就冲他劈头盖脸地砸下来。

被调侃的王子殿下无奈地叹息一声,说道:“你倒是跟小时候一样的强词夺理。”

“是吗?”索克萨尔问道。

“不是吗?”王不留行挑挑眉,不想再跟人胡扯,“直说吧,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的?别用随便逛逛之类的话忽悠我,兰尤国的大祭司阁下应该没那么无聊吧?”

索克萨尔一副“又被你发现了”的无辜模样,抬脚往祭台的顶端走去。

“跟上来,你自然会知道了。”

 

零星的莹蓝色光点在水精灵外表的人身侧浮动,也照亮了脚下已有松动迹象的石阶,是地下遗迹里唯一的光亮。

王不留行走在索克萨尔的身后,看着身形消瘦的人毫无防备的背影,心想果然是十多年过去了,当年兰尤大祭司家的娃娃可没了那副小巧玲珑的模样。只有那张白皙的清秀脸庞上还能看出一丝曾经的轮廓,虽然自己与他相遇的时候也就六岁不到,同样没高到哪里去。

那时黑暗精灵尚未被灭族,兰尤与威克尔邦交甚好,兰尤的王妃带着年幼的三王子与大祭司唯一的小少爷造访梦幻殿堂。两人都是四五岁的年纪,可相比夜雨声烦的顽皮与聒噪,索克萨尔实在是太过安静太过低调。甚至直到相识后的第三天,王不留行才发现对方与自己同为精灵族的一员,眸发异色的精灵太过罕见,索克萨尔总是不摘掉的大帽兜下漏出几缕银色的发丝,淡紫色水晶般清澈的眼眸又与他认知中黑暗精灵深沉的黑色眼睛不同。其实也怪他年少无知,王妃分明介绍过索克萨尔是他国大祭司的子嗣,他竟完全没想到黑暗精灵的夫妇怎可能诞下人族的孩子。

回想起对索克萨尔其人的第一印象,王不留行就禁不住抽了抽嘴角。什么安静低调,什么乖巧懂事,通通都是假的,那清澈漂亮的眼睛微微一眯,心底的鬼主意可不比麻烦精夜雨声烦少,根本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强词夺理的本事更是一等一的好。

谢天谢地他俩就在威克尔王都待一个月的时间,否则如果他们真把梦幻殿堂拆了,一个能说会道的索克萨尔加上另一个快言快语的夜雨声烦,估计那锅能硬生生让自己扣下来。

虽说小时候的他打心眼里觉得这两个人都是大麻烦,可一个月相处下来,他又不得不承认的确和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至于兰尤的访客们离开后他心中默默沮丧了一周多、经常坐在树枝上发呆并被无数人误解为王子殿下又在沉思研究魔法这件事不提也罢。

然而,一年后黑暗精灵被灭族,遮天蔽日的禁咒在贝洛城的上空展开,城中的精灵无一逃离,而游离在外的黑暗精灵族人也在数日内被迅速肃清。与此同时,兰尤王国与威克尔王国外交决裂,那时这场突变的谋划者们才知道,兰尤大祭司夫妇也陨落在贝洛城中——那又如何,迂腐的长老们反而更为能够斩草除根开心,原本他们绝不会有机会对他国地位崇高的大祭司一家下手。“斩草除根”这个词不过是王不留行自己的定义,族中长老的说法从来都是冠冕堂皇,但是王不留行很早就知道了,生命精灵王族一定要消灭黑暗精灵一族的理由……

 

“索克萨尔。”

走在前方的人听到突来的呼唤,轻轻“嗯”了一声,带着一丝疑问,转过身来将平和的目光落在王不留行的身上,一双水蓝色的眼睛里蕴着玩味与好奇。

王不留行伸手摘下自己的帽子,顽劣的头发被带起几缕,显得发型有些凌乱。

他并没有在意,反手就把这顶自己很喜欢的帽子用力扣在索克萨尔的头上,垂眸看到宽檐遮掩下露出的白皙下巴,微微蹙起眉头。

“索克萨尔,你还真是信任我。”

就这么坦然地把后背暴露给我,生命精灵可是黑暗精灵灭族的仇人啊,傻不傻。

被人在心里骂傻的兰尤大祭司扶稳帽子抬起被王不留行用力压低的头,眼神有些无辜。

“留行殿下,这就是你冤枉我了。”

王不留行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都说了我这只是一道魔法分身,受再重的伤都对我本体没有任何影响。而且……”索克萨尔停顿半秒,浅浅地勾起唇角,“我真不觉得留行殿下你会对我出手。”

“你倒是很有自信。”王不留行平淡地说。

“我只是思考问题比较理智。如果你真对我有敌意,破开结界时就不是扣住我的手了,以留行你一旦决定要做就雷厉风行的性子,我就没机会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和你说话了,对不对?”索克萨尔的笑容更深了。

王不留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吐出四个字:“胡言乱语。”

索克萨尔轻笑一声,分明是心情极好。

“我可是实话实说,一开始我说出你眼睛眸色的时候,你那种敌意太明显了,后来在贝洛城反而突然减淡消失,我之前是没细想,刚才静下心来想想,殿下怕是那个时候就隐隐猜到我是谁了吧。”

内心变化被人猜了十成九,王不留行移开视线不想与他再对视,索克萨尔这边走路边胡思乱想的能力与自己还真是不相上下。

“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多谢夸奖。”索克萨尔抬手摸上王不留行硬压在他头上的帽子,不知是何种兽皮制作的魔法师帽手感颇好,他眉眼微弯,语气中有几分得意,“这个,送我了?”

“想得美。”

王不留行伸手想去把帽子拿回来,索克萨尔立即退后一步离开他出手的范围。王子殿下不满地挑挑眉,将双手抱在胸前。

“送你你也带不走,快点还给我。”

“既然如此,就让我多带一会不行吗?”

“不行。”王不留行秒答。

“真是冷漠啊,留行殿下。”

“你真以为我之前没注意到你有直接喊我的名字吗?”一定要加一个“殿下”,生分不生分。

索克萨尔惊讶地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地拖长语调“啊——”了一声,笑道:“我以为我们两个不熟。”

“我可不知道兰尤的大祭司阁下居然这么无聊,会跟不熟的人斗嘴?”

“也许是心情比较好。”

“心情好?”王不留行的目光微凛。

“换一种比较好理解的说法好了……”

这话的深层含义好像自己有多蠢似的,王不留行内心不满地想道,可还是没有出言打断放任索克萨尔继续往下说。

伪装成水精灵的黑暗精灵察觉到王不留行的心里变化,嘴角勾起促狭的笑意。

“我很高兴,能与你再次相遇。”

 

 

5

 

——黑暗精灵是生命精灵的天敌。

在一年前王宫藏书塔的顶层,王不留行在阅读过关于黑暗精灵族相关的大部分文字资料后才得出这个极为疯狂的结论。

 

为何曾经鼎盛一时的黑暗精灵族会在几千年前搬离威克尔的中心,屈居于精灵国度最为人烟稀少的南部一隅?为何二十年前族中长老一定要对这个低调存在的种族斩草除根,令他们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原因其实很简单,无比华丽高贵的外表与衣装下,包裹的仍然是一个个自私自利的灵魂。因为黑暗精灵所掌握的多种诅咒魔法与封印魔法,对生命精灵一族具有绝对致命性。

王不留行试着推算过,就自己这个威克尔的第一魔法师而言,一旦被黑暗精灵的诅咒侵染,也会在十二个时辰之内失去生机,消散于天地。

同时,他也注意到两族相安无事数千年、矛盾突然爆发的导火索:唯一能够克制和解除黑暗魔法的光明精灵一族竟有百年未曾在格劳瑞大陆上有过活动,仿佛彻底失去踪迹。

光明精灵,是比黑暗精灵更神秘,比生命精灵更稀少,本命元素纯粹到几乎与世界相融的最高贵的精灵族之一。光明与黑暗自古相对,所以理所当然的,两族的魔法也是天生互相克制,同等阶光明魔法能很轻松地化解对生命精灵如蛆附骨、极度危险的黑暗诅咒,也正是有这一点在,生命精灵才能勉强与黑暗精灵共存。

因此,光明精灵族的消失就如同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同沟通两岸的唯一一座桥梁,让那岌岌可危的平衡轰然崩塌……

 

 

“我很高兴,能与你再次相遇。”

 

索克萨尔说完就不再开口,他浅蓝色的睫毛下莹润的眼睛里似是揉碎了万千温柔,半眯起来,宁静平和。那些漂浮在他身侧的淡蓝光点愈发微弱,直至完全融入地下遗迹的黑暗里。毕竟仍处在危机重重的境地,王不留行一时顾不得思考索克萨尔那句突如其来的发言的意义,摊开手掌就想招出火焰照明,却被一只体温微凉的手攥入掌心。

“喂!索……”

王不留行刚要表达不满时,某个总是乱来的人已经靠了过来,贴近他的唇轻轻地触碰一瞬,柔软相合的美好感觉才在大脑中反馈,就听到索克萨尔偷笑着已经逃离开去。

小时候亲脸颊,长大了就直接亲嘴唇,真不知道该夸他为人大方还是气他爱占便宜。

“你可真是够坏的。”眼睛已经适应黑暗的王不留行看着扬起唇角笑得颇为得意的精灵语气平静地说道。


概括一下:留行主动亲索克


“抱歉,是我没有注意。”王不留行语气太过平稳的道歉显得诚意不足,吻到情难自已本也是超出他意料的事情,谁有会想到会主动亲吻撩拨的索克萨尔实战的反应如此青涩,柔软的唇瓣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真的有点过分了,王不留行殿下。”

相遇以来索克萨尔第一次中规中矩地喊出对方的全名,他瞳孔中倒映出橙红色的火光,温润的眉眼里竟是难得的流露出些怒气。

那个索克萨尔居然会生气?用奇艺的目光打量着仅有一步之遥的精灵,王不留行猛地反应过来,脱口而出:“第一次?”

索克萨尔微微睁大眼睛,却立刻察觉到王不留行表情里难掩的得意,当即嘴角一勾,说:“没,第二次。”

可惜王不留行没有被他骗到。

“挺好,都归我了。”

“就是不太公平。”

王不留行看索克萨尔转身继续向上走去,一边喃喃着“怎么就不公平了”一边跟上,迈出几步后才恍然大悟地说:“你不会以为我不是吧?”

“很明显不是吧。”技术也太好了点。索克萨尔低声嘀咕着后半句。

“姑且多谢大祭司阁下的夸奖了。”王不留行的听力极好。

走在前面的水精灵皱了皱眉头,二十年不见,这位某种意义上任性到极点的精灵王子长得果然不止是身高个头,脸皮的厚度也明显增加不少。自己说的话重点可不在后半句上,他能不要只捡对他有利的部分听吗?而且自己哪里像是在夸奖他了,真自恋啊,留行殿下。

“我说,索克萨尔你啊……”生命精灵有些无奈地声音在索克萨尔身后响起。

索克萨尔侧过头投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王不留行伸出手指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哪怕用力不重也立刻在过分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红色的印记。他看着那个二十几岁的精灵男子不满地揉着额头瞪他,好笑道:“你下次心里嘀咕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说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吗?而且,你嫌我任性,我还嫌你总是乱来好吗?”

 

到底是谁更乱来啊?索克萨尔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作争论,否则他俩很可能吵到天亮都没个结论。

他也不知道自己和王不留行究竟是天生相性太差还是相性太好,明明平时都是成熟冷静的类型,看王不留行和非柳姑娘、治疗之神冬虫夏草的相处模式就能知道,当年的高冷小殿下近年来给人的压迫感不减反增,领袖气质显露无疑。可这一甩开下属和自己独处,时间一久各种各样的小性子就冒出来了,拦都拦不住。他们可不是那时五六岁的小孩子,偏偏斗起嘴来还是幼稚得不行,估计传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除了他的至交好友,闻名大陆的“剑圣”夜雨声烦。

“既然知道我在嘀咕心里话,留行殿下还特意去听,就是你的不对了。”

看吧,又管不住自己的反应了。

索克萨尔略带埋怨的目光看得对面的王不留行满脸疑惑,可还是好好地回复道:“我这是给你指出问题,你应该谢谢我。如果听到这些话的人不是我,你就要得罪人了。”

“我平时都待在兰尤神殿,再不然就是自己一个人旅行,哪有机会得罪别人。”

“那你怎么就同意和我们同行了?”

“这不是和留行殿下许久没见,想叙叙旧吗?”索克萨尔翘起唇角。

“叙旧?”王不留行挑挑眉,“我记得之前某人可是身份还没暴露就想半路开溜的。”

“因为我相信留行殿下那么厉害,肯定破的开结界。”

“编,你继续编。”王不留行翻了个白眼,他可还记得自己在结界外看着水精灵外表的索克萨尔那歉意中还带着一丝炫耀的笑容,以及自己伸手穿过结界时他一瞬的错愕,摆明了就是幼稚到极点的“我认出你你认不出我,我跑路了你还是没认出我”的孩子心理。

他感叹道:“索克萨尔,你几岁了。”

“二十五。”

问出话的人被这耿直的回答噎了一下,微恼地瞥了看过他反应后就开始偷笑的索克萨尔一眼。

笑够的索克萨尔终于在王不留行又要动手前掩下大半的笑意,水色的瞳眸渐渐沉静下来,说道:“其实留行殿下,我真的不希望你跟过来的。毕竟见到你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我都有些犹豫要不要放弃那块黑暗水晶算了,哪怕纯度真的很高……”他稍微顿了顿,突然笑了一声,“结果没想到贝洛城又见面了,总觉得一遇到留行殿下就意外不断,让人防不胜防。”

“那我跟过来就是最大的意外了是不是?”

“的确很意外,”索克萨尔坦然承认,“留行殿下,你之前会问我那样的问题,看来是对黑暗精灵做过不少的调查吧。”

话题突然严肃下来,王不留行愣了愣,心想还不如做两个斗嘴的幼稚鬼好些。但是他从来都不是会逃避问题的类型,点点头,说道:“我知道生命精灵族一定要毁灭黑暗精灵族的原因。”

索克萨尔眨眨眼睛,笑道:“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留行殿下对我没什么防备?”

“你怎么知道我毫无防备?”

“猜的。”他轻轻呼出一口气,“这样不行啊,好歹是性命攸关的大问题。”

“索克萨尔,你恨不恨生命精灵族?”王不留行听到“性命攸关”四字,开口问道。他不确定索克萨尔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指的究竟是谁,好像说的是他,又好像说的是索克自己,再或者更大一些,整个生命精灵族,甚至是已经灭亡的所有黑暗精灵?

“一点都不恨那不是可能的,我又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毕竟我的父亲母亲……”索克萨尔压抑的声音突然停住,看向脸色有些难看的王不留行,苦恼道,“殿下你能不能不要随便岔开话题啊。”

我没啊,王不留行感觉自己很冤枉。

“我想说的其实是,我不希望你跟过来的原因。”

微光闪过,两条毫无美感的灰色绳链从索克萨尔白皙的指间垂落下来,被下方卵石大小的黑暗水晶扯得笔直——正是之前再遇时王不留行让给索克萨尔的那枚项链。他抬手给王不留行展示了一下,接着便把那块毫不起眼的水晶从粗糙的银质卷叶纹理中拆了出来,放在手心中,借着火光送到王不留行的面前,又在人伸手想触碰时稍稍移开几分。

“这枚黑暗水晶,和我的‘灭神的诅咒’上的那一颗‘亡灵之悲歌’有本质性的区别。同时,它,还有你发现的这个地下遗迹,也是我哪怕本体不能离开兰尤,还得不时用分身在威克尔王国活动的最大原因。”索克萨尔目光平静地看向王不留行,叙述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的感情起伏,“贝洛城的地下,这样的遗迹有十个,祭坛上绘制法阵用的魔法铭文我都不能完全看懂,但是我确信,那是一种顶级的组合型诅咒魔法。而十枚遗落的高纯度黑暗水晶,就是法阵的核心。”

“黑暗精灵的诅咒魔法……”王不留行眯起眼睛,掌心中的火焰跳动得愈发激烈。

“这是一个自动积蓄元素魔力的组合法阵,二十年为界限,如果没人控制,就会彻底爆发出来,应该可以覆盖整个精灵王国。不过,这个诅咒魔法对普通的精灵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世间仅存的黑暗精灵忽然冲着生命精灵族的王子露出一个意味深刻的笑容。

“留行殿下,你再来说说看吧,究竟是谁比谁更疯狂。”



6

 

沉默,是时间流逝的罪魁祸首。

 

不知经过多少时间,王不留行突然偏头错开与索克萨尔相交的视线,神情依然是淡淡的,没有为黑暗精灵的所作所为惊讶,没有这在地底隐藏了至少千年的恶毒诅咒而愤怒,也没有因两族之间可悲的伪装与欺骗伤感。

他仿佛只是听到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不会为之过于动容。

“辛苦了,这是第几处了?你在威克尔行动不方便的话,需不需要我帮忙?”王不留行让手中照明用的火团漂浮在半空中,双手环抱在胸前问道。

索克萨尔抬眸继续注视着眼前的生命精灵,试图从他翠绿色的眼睛里读出更多更复杂的情绪,却看见王不留行带着一丝浅到极点的笑意回望过来,抬起了手。

垂落半空的绳链被王不留行用手指勾起,顺势把索克萨尔手心漆黑如墨的水晶扯下,认真地打量这明明魔力波动深邃强烈外表却平凡无奇的顶级魔法水晶。

“我不能直接触碰它?”

索克萨尔摇摇头,又说自己并不确定。

“但是殿下还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稍微收敛一点好奇心吧。”索克萨尔伸手握住悬在半空不断晃动的宝石,从王不留行那里抢了回来,“还有一点,待会我上去解除魔法的时候,请留行殿下能离多远就离多远。毕竟从来没有生命精灵来过这些遗迹,我不敢保证溢散出来的诅咒之力会不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

他停顿了一会,勾唇轻笑。

“这是最后一处了,我很习惯用分身在外界活动,没有不方便的说法。等这件事情解决,我应该不会再踏足威克尔王国,请殿下尽管放心。”索克萨尔心知肚明地曲解王不留行的意思,看到对方不满地蹙眉也只是继续浅笑。

“索克萨尔,你这个人真是不讨人喜欢。”

“彼此彼此。”

 

 

当两人登上索克萨尔口中的“顶级组合型诅咒魔法”所使用的祭坛顶端,王不留行发现这祭坛实在太过平淡无奇,没有精致的浮雕,没有华丽的装饰,甚至连最基础的祭台都没有,只有脚下布满坑洼与尘埃的石砖铺成普通的圆形平台,这狭小的面积怕是连十个成年男精灵都容不下。

 

“觉得太普通了?”索克萨尔一眼就看出王不留行的想法。

王不留行点点头,看到索克萨尔走向祭坛中心,才发现圆形地面的正中央留有一个小小的空隙,显然与那枚特殊的黑暗水晶是同样的形状。

他自觉退后到下一阶的位置,看着索克萨尔消瘦的水蓝色背影缓缓跪坐下来。那人没有束好的长发本是披散在长袍周围,此时铺开在地面上却没有沾染半点尘土,也不知究竟是魔法的妙用还是这个索克萨尔只是一道魔法分身的缘故。王不留行记得索克萨尔原本是银白色的头发,小时候就长及腰部,如果如今他的头发真的是和分身一样的长度,真没法想象打理起来是多么麻烦的一件事情。

回想起幼年时期的索克萨尔,王不留行不得不感慨小索克实在是漂亮得像一个精致的娃娃,说话时不紧不慢也不大声,男女莫辩。

他现在莫名怀疑当年大祭司夫人就是把索克萨尔当女儿在养,索克萨尔那双勾人的桃花眼正是遗传自他的母亲——兰尤国大祭司的夫人、黑暗精灵族的长公主,而索克的父亲王不留行从未见过,但索克那与一般黑暗精灵全然不同、特殊至极的发色与瞳色应该就是前任兰尤大祭司的功劳吧。

二十年前的记忆在时间不可逆转的千斤重化作无数碎片散落在脑海里,有一片记录的便是小时候的索克萨尔微微抬头用他清澈无比的眼睛好奇地打量自己,银白纤长的睫毛在淡紫色的瑰丽瞳眸上每一次的扇动都比振翅的蝴蝶更为美丽。

“回想起来……全都是黑历史啊。”

王不留行无奈地扶住自己的额头,只希望比自己还要小些的索克萨尔能把当初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强行用童言无忌解释也行,可依然越想越丢脸啊。

自己到底是有多么想法清奇和神经大条,才能在第一周索克萨尔母亲来看自己儿子在梦幻宫殿住得如何时,对着索克母亲就是一本正经的一句“我想娶索克萨尔,可以吗”。偏偏索克萨尔这家伙,在大家都由震惊向忍俊不禁转变时,歪头坏坏地一笑,回答说:“行啊,二十年后如果你还愿意说这句话,我一定同意。”说完靠过来贴在自己的脸颊上,用力地“啵”了一口。

哦对了,索克萨尔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暴露本性的。

越回想王不留行越觉得索克萨尔记得当时的事情,否则之前怎么会对着自己说亲就亲,他可以确定无论是兰尤王国还是威克尔王国都没有类似于亲吻的问候,更何况是直接吻上嘴唇了。虽然自己有回击,可要是那件事情被记住果然够丢脸的。

他看着索克萨尔抬手一摸,用魔法拆下包裹黑暗水晶的银饰,忍不住抿紧嘴唇,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索克萨尔,二十年前的承诺,还有效吗?”

索克萨尔离地面的空隙仅有一尺之遥的手蓦地停住,垂下眼睑,本来平静的瞳眸里泛起淡淡的涟漪,极轻地笑了一声,才再次行动起来。

“童言无忌啊,留行殿下。”

 

黑暗水晶准确地嵌入地面,索克萨尔的食指点上,施力一按,完美契合。几乎同时,如墨的黑芒升起,将祭坛上的索克萨尔完全吞没,嘶哑的悲鸣在空旷的地下遗迹骤然响起,久久不息地回响。

满溢而来充满怨念之力的黑暗元素让站在边缘的王不留行蹙起眉头退后半步,极度不契合的魔力让他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反感与厌恶,可担心索克萨尔的他仍然坚定地站在距离对方最近的台阶上。悬浮在空中的火焰早就在黑芒涌现时便被冲散,他眯起眼睛试图在黑暗中寻找索克萨尔的身影,刚抬起脚准备跨上去,就听到一个分外冷漠的声音带着极端霸道的命令语气响了起来。

“站住。”

王不留行愣在原地,好久才反应过来那的确是索克萨尔的声音。

这可一点都不像是平时的那个索克萨尔啊。

就在王不留行想要不管不顾地跨上祭坛顶端之时,那升起的黑芒忽然消退下来,竟是以祭坛中心为原点快速地收拢,如同退去的潮水,全部消失在跪坐在地的索克萨尔身下。王不留行忙追上去,仅仅是一眼,便再次愣住。

银白长发披散在地面,比吉亚斯最优质的绸缎更为惊艳美丽,一时间,成为了这散尽光明的黑暗阴沉之地最为明亮的色彩。

只是愣神一瞬,王不留行便跑到索克萨尔面前,半跪下去看着仍跪坐在地的精灵——已经撑不上是跪坐了,如此近的距离王不留行可以清晰地察觉到索克萨尔身体细微却没有间断的颤抖,他双手撑在地面上在战栗中让自己不至于直接瘫软在地上。

“这是魔法的反噬?”

王不留行伸手想拨开索克萨尔垂落的额发想看一眼他的情况,谁知对方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扣住他的手腕,抬起头来,深沉的紫眸蕴着极度危险的气息。

王不留行瞳孔骤缩,可终究还是来不及反应,手腕上传来尖锐的刺痛。他甩掉索克萨尔的手,就看到那人的瞳眸颜色逐渐褪色,转为记忆中无比熟悉的浅淡紫色,晶莹剔透,目光在捕捉到自己的一瞬间变得极度温柔,又万分无奈。

“都跟你说不要过来了,留行你真的太任性了……”索克萨尔虚弱的话语近乎喃喃自语,可还是字字落入王不留行耳朵里。

“真是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嘴上说的是毫不留情的话语,王不留行看着索克萨尔苍白的面色和脸颊上不断滑落的汗珠,伸手把硬撑着不愿意倒下的精灵抱进怀里,感受到索克萨尔不情愿的细微挣扎,便用力地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

“一句话都不准说,给我好好休息,之后再给我好好解释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把自己的行为那么轻描淡写,说魔法分身不会有痛觉,这样的反应哪里像是没事。之前的魔法元素分明是完全暴动,只怕索克萨尔根本不是来延后魔法的发动时间,而是将这个持续了数千年不知蕴含多少怨念与诅咒的魔法彻底解除……

索克萨尔本来微张着正想抗议的唇动了动,最终乖乖闭上。

就在王不留行放松警惕的一瞬间,索克萨尔突然睁开眼睛,带着笑意说道:“那我稍稍睡一会。”

精灵王子几乎忍不住自己要揍人的冲动,却感受到怀里的人完全放松下来,靠着他似乎已经睡了过去。王不留行轻叹一声,在尽量不打扰索克萨尔的情况下抬起自己先前被抓到的手腕,看着上面不知何时浮现出的一道黑纹,蹙起的眉头许久未散。

 

索克萨尔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睡醒后,魔法反噬的剧烈疼痛和身体的虚弱已经彻底地消退了。先前的九次,每次结束之后,他都会碎掉分身让意识直接回归在兰尤神殿的本体,过于强烈的反噬让他接连多天连小憩都做不到,更别说是这样安然入睡。

垂眸看着搭在身前与自己五指相扣的那双手,索克萨尔眨眨眼睛,轻声问道:“留行,我睡了很久吗?”

身后的人动了动,发出声音有些低沉。

“你可总算是睡醒了,真是比猪还能睡。”

“总不可能是睡了整整一天吧?”索克萨尔自己开自己的玩笑,想要转过身却被王不留行紧紧锁在怀里,“留行?”

王不留行并没有松开他,开口问道:“索克萨尔,我问你一个问题。”

“稍微离远点再问不行吗,这个姿势真是……”也不知是何时被换成从背后抱住的姿势的,王不留行说的每一个字索克萨尔都能感受到他胸膛的震动,实在是暧昧得不行。

“问完就放开。”王不留行把额头贴在索克萨尔的脖颈上,“如果我中了黑暗精灵的诅咒,你觉得我能活多久?”

“为什么这么问?现在活着的黑暗精灵就我一个。”

“你先回答。”

索克萨尔认真地估算,答道:“普通的黑暗精灵的话,三天吧。”

“如果是你呢?”

“留行你这个假设可有点过分了。”索克萨尔想要把被王不留行扣紧的双手挣出来,却被对方越抓越紧,他蹙起眉,感受到身后切切实实存在的温度,不安地问道,“到底怎么了?”

“我知道很过分,但是你快点回答我。”

“……一天吧,或者半天。”

“没有解法?”

“你应该知道黑暗精灵的诅咒魔法只有光明精灵才能化解的。”

王不留行闻言低笑一声,贴上索克萨尔的耳朵,极地的动听嗓音让倾听的人瞬间酥麻了半边身体,说出来的话却能让世界都为之震惊:“你是光明精灵吧,纯粹的黑暗精灵,尤其是兰尤历代相传的大祭司,都是光明精灵,对吧?”

索克萨尔震惊一瞬,无奈地应了一声:“你可真聪明。”

“看到昨天你那么做还猜不到,我就不用做这个国家的继承人了。”

“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理由了吧?”被逼问这么久,哪怕是索克萨尔都要忍不住了。他翻过王不留行倒扣着与他五指交叉的右手,正奇怪王不留行为什么突然放弃了坚持,便看到那人冷白色的皮肤上蔓延开的黑纹,无比危险诡异。

索克萨尔露出惊讶的表情,忙转身把倒下的王不留行接在怀里。

“我们俩可真是一对冤家,都过了二十年了,遇上你还是没好事……”王不留行觉得自己经常笑的次数怕是要超过一年来的总和了,他对上那双同样迷恋过的瑰丽眼眸,说道,“那么,我的性命就拜托你了。”



TBC.


事实证明……不管是老王还是留行……

我的文里,倒霉的总是他俩。


分分钟被开除粉籍(。

评论 ( 8 )
热度 (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