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谢谢✧⁺⸜(●˙▾˙●)⸝⁺✧


子博目录

全职同人归档:阿珞在挖坑

喻王活动文:鱼能吃中药吗

全职自拆自逆:阿珞珞珞珞珞
(暂时没东西,我就准备下)

© 小可爱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Killing Your Light(5.1)

西幻大陆设定/血族公爵喻x人族大贤者王

《Killing Your Light》目录


ChapterⅤ 神迹降临之时(1)

 

入夜,王杰希端坐在书桌前处理两日积累下来的工作,看完不到三分之二却从里面抽出一份Herb学院本周的课表安排来。普通课表自然不需要院长亲自过目,初级、中级、高级、特级学员各有一位有经验的负责人专门排课,他需要做的主要是要分配别处过来的特邀导师和本院的特级导师们——比如说他自己,和各位副院长之类的。

他一眼就看到兴欣魔法公会众人的名字,这些本不应该出现在初级学员班级里的家伙之前可算是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空降,临时改课又有方士谦这个权利够大的副院长帮忙瞒天过海,否则自己哪至于比喻文州都晚收到消息。

“可真是麻烦。”他嘀咕着,扫了眼之后的课,松出一口气,又在拿起下一份文件时睁大眼睛,对着封面上“灵知之树”四字露出惊讶的神色。

而此时,宿舍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王杰希转头看向走进来的少年,微微皱眉。

“杰希。”喻文州笑道。

“怎么会来的这么晚?”

王杰希转向挂钟看了一眼时间,眉头皱得更紧。这人在晚饭后留个言说和安迪去图书馆一趟,他审批着资料不知不觉都已经过去近四个小时,也不知这两人为何会如此相见恨晚有这么多话说的。

“麻烦您稍微注意点,和格林家族的小少爷走得那么近不太好吧?”

人族大贤者的意思自然是提醒某个血族公爵注意身份,可惜喻文州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歪头疑惑地“啊”了一声。知道这人毫无反思之意,王杰希当然也不会多费口舌,何况他自己也是别有用心,难免有些心虚。

自己明明就是来监视他的,这个吸血鬼怎么就不知道自觉一点。

王杰希半点不考虑自己主动翘班次数更甚喻文州的事实,瞥了他一眼就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翘起腿继续看手头的文件。

“灵知之树是什么?”

头顶响起喻文州那独特的温润声音。

抬头对上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王杰希说:“你猜。”

喻文州手臂交叠撑住椅背,居高临下看着王杰希仰视自己。

年岁正好的俊逸少年有着白皙无暇的皮肤,纤长浓密的眼睫半掩浅淡清亮的眸,大小眼在这个角度不太明显。他两片薄唇吐出简洁的回应后似是勾起些许弧度,也不知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喻文州忽然想起自己在混乱之城和王杰希初识时,那人就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几乎完全相似的身形相貌下,那时少年老成的王家少爷表情远没有现在这么丰富,又或者原因是在自己,无法让对方轻易地流露出几分笑意。

他抬起一只手撑住下巴,眉眼弯弯地笑道:“我只听说过人族领地有一株与天地同寿的神树,是同一株吗?”

“我说你心情是不是太好了一点?”王杰希又隐隐皱了皱眉。

“总比爱皱眉的杰希好。”

听到喻文州的回答,王杰希又下意识地皱眉,旋即自己反应过来,移开视线说:“我想‘灵知之树’和你口中的‘神树’的确是一样的。”

这话题转移的也够生硬的。

喻文州心生无奈,可知道要逼得王杰希恼羞成怒难度还是太高了些,当下还是专注于正事比较好。他到不远处的床沿边坐下,问:“所以什么是‘灵知之树的测试’?”

“简单的来说,就是让你在经历一遍人生中最痛苦的回忆,磨砺心智。”

“最痛苦?”喻文州诧异于王杰希的用词。

知道对方敏锐的人依然不满地扫了他一眼,说:“灵知之树自己给我的说法,不过对于Herb的学员来说,无非是一些难堪、悲伤的回忆。多是些温室里的花朵,哪有什么痛苦的回忆啊。”王杰希平淡地叙述着,“不过,哪怕是这样,多少还是能起到些锻炼心性的作用,所以这个测试还是作为每年的必背项目保留下来了。”

“难怪说Herb学院的毕业生素质都很高了……”喻文州喃喃道。

院长阁下似乎又抬了抬嘴角,却在对方的下句话中转化为明显的一抽。

“还有一点,我猜这所谓的测试并不是仅仅把回忆经历一遍那么简单吧。亲临回忆可不是一定能让人往积极的方向的成长的,必然要造成好的结果,那其中肯定有神树的意志在刻意引导。”清秀的少年微笑着,显然对自己的猜测极度自信,“而这与天地同寿的神树愿意为小学员们做这种事情,都是托了杰希的福对吧?”

“你很烦。”王杰希阖上眼睛。

“好吧,那我下次想到什么还是不说出来了。”

 

片刻后,王杰希张口想喊喻文州,对方同时也一个“杰希”喊了出来。两人同时静了一秒,王杰希睁开眼睛,目光落在空处,说:“你先说。”

喻文州抱歉地笑了一下,也不在乎对方有没有看到。

“‘灵知之树的测试’只是针对学员而言的吧,有……”他似乎是在斟酌措词。

“有的,不过就一个人,这个人你还认识。”王杰希已然猜到他要说什么。

“我认识的?是谁?他经历了什么?真的是痛苦的回忆吗?还有结果如何?”

“喻文州你问题可真多啊。”

王杰希站起身来,把手中的文件塞回那刀未阅的档案上。

被指责的少年看向他,漆黑的眸里根本没有显露出任何情绪,只有平淡无比、没有任何温度的虚假笑意——也只有那些不知世事的少年人能以为他笑得春风和煦。

“你也看到了,学院给测试空出了一整天的时间。不过一般来说,正常学员一个小时左右便能出来,多些的大概是三个小时,没有超过半天。”王杰希手腕一抖,一件深绿色的长斗篷凭空出现,被他接住,“至于那个五十年前一定要进去看一看的神经病叫叶修,他经历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是过了整整三天三夜才出来的。”

虽然直接用出“神经病”这样的词,可实际上王杰希的神色还是极为平淡的。他将斗篷搭在椅背上,把领口解开的两颗纽扣回归原位,认真地整理着衣服上并不明显的褶皱。

两百多年不见王杰希这副小大人的模样,喻文州一边在心里抱怨人类贵族连小孩子都要这般讲究,一边问:“要出去?我记得Herb的宿舍零点之后就不允许进出了。”

“反正不查寝,我今晚不回来。”王杰希扯了扯袖口。

院长阁下就是任性。王杰希没有答话,喻文州就安静地看着他整理着装。

他目光落在一边染成深绿色的羊绒斗篷上,制式繁复而精美的斗篷边缘为两只宽的纯黑,单调又浓重的配色看起来颇为沉稳,斗篷上的暗纹似是一朵又一朵完全绽放的硕大百合花。喻文州低头张开五指,在心里略作比较,愈发觉得斗篷的每朵花的图案大得出奇,也不知设计制作这套斗篷的裁缝当时是何想法。

宿舍里温暖的黄色灯光下,那惊艳的百合花纹呈现的也是极度深沉的黑色。精通亡灵魔法的血族公爵在脑海里搜索出黑色百合花的花语,旋即摇摇头否定自己的想法:王杰希这种搭配衣服随性无比的存在哪像是会在意花语的人啊。

喻文州觉得自己对这条斗篷似乎隐隐有些印象,但又没有王杰希穿过的记忆。

而就在他苦思冥想时,王杰希已经一扯斗篷披在身上,极为合身的斗篷把少年修长的身躯罩住大半,愈发帅气得令人羡慕。可惜这位大小眼的小帅哥在扣好暗扣后,就开始对着领口垂下的宽大飘带发愁。

所以说他不喜欢穿制式复杂的衣服,一个人根本没法穿。

“杰希,你……”这斗篷从哪里弄来的?

喻文州话没说完,就看到王杰希站到他面前,神情严肃无比地说:“帮我打一下领结,麻烦了。”

没憋住的人顿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喻文州!”

“没没没,我可算是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你这条斗篷了。”喻文州从床上站起来,没注意到王杰希和他站得太近,险些撞到对方。两人同时愣住,喻文州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万分无辜地眨眨眼睛,倾身在王杰希柔软的唇上轻轻地触了一下。

他可能是笑了出来,见被偷袭的王杰希只是退后半步神色不变地望着自己,便不再多说拾起两条飘带开始尝试领结的样式。

“普通的蝴蝶结就行,别太紧。”

喻文州点点头,说:“我记得我应该在你家翻你衣柜的时候看到过这条斗篷,杰希你的衣服真得多的吓人,还全部都是定制的。所以说,你这是随手从小时候的衣服里翻出来的?”他打好领结绕开些距离打量着漂亮的小少爷,满意地抬高唇角的弧度。

似乎是嫌脖子不舒服,王杰希伸手又扯松了些,回道:“成年以前我妈特别喜欢给我定制衣服,大概能塞满好几个仓库吧。实话说,有的根本穿都没机会穿。我的确是随便拿了些,真应该好好挑一下的……我太喜欢不能自己穿上的任何服饰。”

他拍了拍斗篷,确认穿戴完毕后,没有走向门口,反而把窗户打了开来。

“一样的,我小时候我妈也喜欢给我定做衣服。”

“啊,喻文州你说什么?”开窗的动静不小,外加心不在焉的人转头看向喻文州,确实没有听清他说的什么。

喻文州抬眸看他,说:“我在抱怨血族的礼服更难穿。”

王杰希回忆片刻,记忆主要都在一百年前签盟约的那次,感觉血族公爵们的衣服精致程度更甚人类贵族,立刻认可地说道:“的确,看起来就有够难穿了。还有,劝你一句,灵知之树的那个测验你最好不要去,随便找个理由请假就好。”

“如果我一定要去体验一下呢?”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给个建议而已。”

王杰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召唤出灭绝星尘,身形敏捷地跃出窗外,说:“走了。”

所以好好的一个院长,放着门不走,一定要走窗,王杰希这人什么毛病。而且说好的监视他的,连个理由都不交代就扔下他跑了……

全然没有自己也丢在王杰希在图书馆宅了四个小时自觉的血族公爵看向那人走时特意关好的窗户,愣了许久,才悠悠说道:“我妈啊……真的是好久没提了。”



TBC.


更新了一下衣柜。

就他俩现在这进度,一百年后都没法谈恋爱了。

评论 ( 6 )
热度 ( 1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