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详细资料见置顶
万分感谢✧⁺⸜(●˙▾˙●)⸝⁺✧

© 听风吟唱
Powered by LOFTER

「王喻」心口不一(手到擒来番外)

《手到擒来》 王喻+黄大学时期番外

又名:《那天,喻文州觉得自己可能没睡醒》

就最后有一点点叶的剧情不写叶黄tag了,讲一下王/黄和解的神操作



凌晨五点,天色尚暗。

G大附近某小区,王杰希住处。


当黄少天在瑟瑟发抖的狂按门铃中看到门后王杰希那双写满嫌弃的大小眼时,他脸上的烦躁变成了更深的嫌弃,每根头发丝都表现出对王杰希的不满,把放在脚边的三个塑料袋往他手里一塞,说:“拿好了,给文州的手信。”

他绕过王杰希踹掉鞋子向着客厅的立式空调跑去,边抱怨着“G国的冬天真是冷到人神共愤”边任由空调的暖风吹得刘海一片凌乱。

“一冷一热的,别在空调前面蹲太久,小心感冒。”

王杰希特意走到门外确认过门铃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转过玄关看到沉迷暖气一脸陶醉的黄少天,心情无奈。要知道,跟他原本在的国家B国比起来,G国最低温也就零度的冬天绝对够暖和了,黄少天一身单薄的卫衣加牛仔裤就在凌晨五点的空气里跑来跑去,不深切感受到寒冷彻骨才奇怪。

“我这样是因为谁?整整十分钟才开门,王杰希你这人大早上的干嘛呢?”黄少天看到他坐上沙发对自己带给喻文州的东西挑挑拣拣,就差直接拆开,险些跳脚,“喂喂喂,我带给文州的!你不准吃!好歹也是个学长能不能注意素质!”

“你就没把我当学长尊重过。而且你以为现在几点,我能给你开门就不错了。”

刚从领先几个时区、并且处于夏季的S国飞回来的黄少天耸耸肩,连个眼神都不想赏给对方,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无赖样。他吹得爽了,恋恋不舍地从空调前面离开,正巧看到王杰希起身向一个房间走去。

“你呆够了就自己走,记得关门。”

“我靠你等等,文州在哪?”黄少天见王杰希动作太快,忙问道。

王杰希愣了愣,指向自己对面的房门,说:“睡觉。”眼看着黄少天就要去敲门,王杰希忙拉住他。

“黄少天你能不能消停点。”

“我困啊,给我张床睡,总别告诉我你一个人租的房子还有次卧吧。”黄少天说完就要挣开王杰希去开门,被人更用力地拉住了。

“要睡你睡沙发去。”让你跟喻文州一起睡那还得了。

黄少天瞄了他一眼,立刻明白过来,语调轻佻:“哇,王杰希你吃醋了?”

王杰希不想跟他争辩,就这么僵持不下。

“拜托,我们俩从小到大在一张床上睡过多少次了,要发生什么早就发生了,你现在急也没用。我这刚下飞机放了行李就跑过来给你男朋友送手信,王杰希学长啊,你行行好让我休息休息?”

“……”王杰希叹气,“睡沙发,我给你拿毯子。”

“小气。”黄少天不满地撇撇嘴,自顾自地嘀咕,“等文州睡醒了我就跟他告状,告诉他你虐待他兄弟。”

“我没赶你回你自己家睡就很给面子了,哪有专门跑别人家里来睡觉的。”


王杰希出书房里拿出一条毯子,扔向在他身后探头探脑的黄少天,那人直接盖住了大半。黄少天奋力地把罩住自己的毛毯扒拉下来,抱在怀里,手摸到柔软的毛绒,没忍住用脸颊在上面蹭了两下,心情骤然愉快了许多。

“我说王杰希你真的是个富家公子吧,一个人租那么大的房子。”

“看你怎么定义。”王杰希答得模棱两可,准备关书房的门。

黄少天忙向前跨出一步,说:“别关别关,介意让我参观一下吗?”

“你刚才还说很困?”

虽然王杰希这么说了,还是侧身让黄少天进来。

“可能是因为工科对于理科的好奇战胜了困意?我觉得你们化学系真的是最神奇的科系没有之一了,天知道你们毕业想干些什么,配化学试剂?”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可惜王杰希半句都没回他。

他无聊地在书架边逛了一圈,对于厚重的精装书实在提不起兴趣,托着下巴思索片刻,干脆往坐在台式电脑边的王杰希那里凑过去。

王杰希自然察觉到黄少天的靠近,键盘的操作没停,用握着鼠标的手快速把一边的耳机扯下来,问:“怎么了? ”

游戏界面里,头顶ID“王不留行”的魔道学者节奏稳定地在副本里打着输出,技能树和谐运转,即使没有统计也知道必然打出了完美的输出。作为中草堂公会的第一固定团,打的也不是开荒本,Boss过得还算轻松,只是稍微有几波失误死了几个人罢了。

王杰希看到轰然倒地的Boss,众人讨论着哪个小红手上去摸,没有需求的他停下角色抬手拿水杯,才意识到黄少天竟是站在他身后数分钟一言不发,便转过头去,看着咬着拇指明显在走神的人。

“黄少天?”他奇怪地问道。

被喊的人一惊,先是迷茫地眨眨眼睛,然后盯着王杰希一言不发。

王杰希被黄少天过分认真的眼神盯得浑身不大舒坦,问:“你又怎么了?”

黄少天似乎这才真正的彻底回过神来,睁大眼睛,视线越过王杰希看向电脑屏幕,伸手指了指,略带犹豫地说道:“这是……《荣耀》?”

“是。”王杰希答完想起寒假初期喻文州和他提过黄少天也玩过游戏,因为当时喻文州说“五年以前”,他没有太在意,现在想来《荣耀》开服至今风靡全球八年,黄少天玩过这个游戏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听说过?还是玩过?”

黄少天咬着下唇,分明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过了好一会,他在才王杰希的愈渐冷漠的注视中深吸一口气,问:“王杰希,我问你,王不留行这个号,本来就是你的?我是指,从头到尾没换过主人?”

王杰希微愣,不知道黄少天为何突然这么问,答:“是。”

不会这么巧吧,难不成黄少天还是以前他游戏里碰到过的人?可是黄少天比他还要小三岁,自己初中就在打游戏,就算是用五年前来算,自己应该是17,黄少天就是14岁,那么小年纪的人在游戏里遇到总会有印象,除非是真的很不熟。

他在脑海中筛选人选,不由想起当年开服后一区的风云岁月来,某个最擅长搞事情的叫做“一叶之秋”的战斗法师半年前还跟他见过一面,还有秋木苏、气冲云水、迎风布阵、防风、唐三打……不对,要说A了的而且年纪小的,似乎还真的有一个,可是真的不可能有这么巧的吧?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的。

“夜……”王杰希看向皱着眉头的黄少天,神色也不太自然起来。

黄少天动动嘴唇,磕磕绊绊地说道:“好像……可能……真的,有点巧哈,老王。”他下意识地喊出了当年在网游里对“王不留行”用的最多的称呼。

“……”

“………………………………”

“……”

“……说点什么?”尴尬的氛围让黄少天都快撑不住了。

王杰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去重新看向自己心爱的魔道学者账号,点开好友列表翻到最下方,一位名叫“夜雨声烦”的剑客已经足足五年没有上线过。他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感慨道:“真的是,甩不掉的孽缘啊。”


三个小时后,勉强睡醒的喻文州站在书房的门前,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怀疑自己可能还没睡醒。

“老王!!!往左飞!不对不对,往上飞!”

“寒冰粉!扫把旋风!”

“我靠!你傻啊,不要打星星射线刚才用重力加速拍就能不被躲伤害了!”

“熔岩烧瓶!……砸他!”

“漂亮漂亮,再补他个酸雨干冰!”

“我去你这是什么技能没见过啊,赢了赢了!多年不见老王你技术没衰退啊!”

喻文州抱着最近一直黏着他的小猫仔,认为自己应该是听错了黄少天的声音。少天怎么可能和杰希这么和平地交流呢?还叫他“老王”什么的。

下一秒,王杰希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黄少天,你A了五年好不好,更新五次多了很多技能,你不知道很正常。能不能不要乱指挥?你会玩魔道吗?”

“高25级了不起吗!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把‘夜雨声烦’翻出来,我们打一架,开修正场,老子就算是AFK了五年也要教你做人!”黄少天的声音气势十足。

“刚才有个人连竞技场在哪里都认错了。”

“妈的这个主城我是第一次来,怎么可能会知道!”

“黄少天,”王杰希平淡地叙述,“这是神之领域第一批开的主城,那时候你没A。”

“这不可能!去那次更新的官方看一下有这个主城我直播吃……”

站开门口的人见自己好友又想骗吃骗喝,搭上门把推开了门,入眼就是黄少天单手搭着王杰希的肩膀就要去抢他鼠标的场景。

“……”喻文州对上两人望过来的眼神。

场面一度陷入极度尴尬的境地,喻文州觉得自己可能穿越了,黄少天和王杰希的关系一夜之间瞬间变好,太不可思议——难道他在无意间发动灵魂穿越的魔法了?

他移开视线,咳了两声,把推开一半的门拉回原位。

“抱歉,我可能没睡醒,我再去补一觉。”他站在门口用能让室内的人听到的音量说道,撸了把自家波米拉猫,往卧室走去。


一刻钟后。

三好男友王杰希在厨房做早餐,黄少天和喻文州坐在沙发上交流事情的因果。

喻文州听黄少天讲述完整个过程,笑道:“那还真是有缘分啊。”

“是孽缘好嘛,”黄少天一副委屈的样子,“谁想跟王杰希有缘分。”

喻文州装作没感受到黄少天内心的喜悦,回他了一句“明明不错”。


“所以少天你是决定继续回去玩《荣耀》吗?”

王杰希端着早餐出来时,正巧听到缩在沙发上交头接耳的两人聊到这里。

“欸。”黄少天愣了一下,有些犹豫,“可我都A了那么久了……”

“A得久没事吧,正巧文州说也想来玩,你们俩练级也能搭个伴。”王杰希说。

“王杰希你几个意思啊!我本来好歹也是有个五十级的好吗?”

“是啊,你也就五十级了。”

王杰希看着黄少天扑过来似是要跟他真人干架,忙把早餐往他面前一怼,让人接过去,说:“吃。”

黄少天拿着属于他的那份色香味俱全的早餐,发出了一声惊叹。

他转身看向正沉迷撸猫的喻文州,认真地说道:“文州,你太不容易了。”

喻文州正挠着小猫的下巴,暂时不想去深度思考问题,问:“什么不容易?”

“你看啊,老王每天这么喂你大半个月都看不出你有长胖的,这每天得多摄入多少卡路里啊。”黄少天摇着脑袋,“每逢佳节胖十斤啊,胖十斤。”

他说完拍了拍自己卫衣口袋下平坦的小腹,仿佛这几斤肉已经长了上去。

喻文州忍俊不禁,说:“这你想多了。”

“想多了?”黄少天有些奇怪。

“对,杰希他一般不下厨的。”

“那今天怎么回事?太阳打西边出来?”

他刚把一块炸鱼放进嘴里,就看到王杰希把一杯鲜榨的果汁往他面前一放,耳边隐隐响起一声嗤笑,然后那人冷静地棒读道:“当然是为了堵住你的嘴啊,夜雨神烦。”


当夜,王杰希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反思自己早上放黄少天进门的正确性。男朋友本来在自己家睡得好好的,结果人朋友一回来就被拐跑了,还连带一只猫,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亏本亏到家了。

他收到喻文州发来的刚买的《荣耀》账号卡的照片,严肃地发语音警告他不准提前建号,让自己来带,那人回了句“好啊”,看得王杰希哪哪都没底。

QQ群和微信群都不定时地刷新着消息,他看了一会关掉床头灯放下手机准备睡觉,眼睛还没闭上就有把手机拿了回来。

王不留行:我碰到夜雨声烦了,同大学大一学弟

发出后,他等了几分钟,没收到回复。

“S国……是凌晨三四点吗?”说完王杰希自己一愣,猛地想起黄少天可不就是刚从S国旅行回来,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去某个人在的地方。

不过,如果真的擦肩而过,那缘分才真的是了不得吧……



END.


其实没改多少,删了几百字吧

评论 ( 2 )
热度 ( 1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