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详细资料见置顶
万分感谢✧⁺⸜(●˙▾˙●)⸝⁺✧

「喻王喻」文州喵与杰希喵

一个猫脑洞,生宝宝张嘴  @卷卷卷卷耳。 


前些日子,我楼下楼下两个邻居先后要出趟远门,就一前一后把自己的爱猫托付给了我,楼下的邻居蓝雨养的是一只纯白色毛发蓝眼睛的波斯猫,叫做文州,而楼上的邻居养的是一只纯黑色毛发绿眼睛的安哥拉猫,叫做杰希。

不知道为什么,蓝雨和微草一直不太对盘,原因不明。我把乖巧的文州喵抱到沙发上时,生怕不亲近我的杰希喵跳过来就咬上文州喵一口。虽然我真的没有嫌弃文州喵那四只小短腿,可回想起杰希喵站起来后修长好看富有弹性的体型,实在不觉得跟个小王子似温文尔雅的文州喵能赢得过他……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时候,文州喵看到杰希喵轻轻地叫了声,纤细地一声“喵呜~”让我心都快化了。接着文州喵主动从我怀里跳了出去,往杰希喵身边蹭,趴在软垫子上的杰希喵居然还给他让了点位置出来。

等等?

WHAT?

你们主人不是很不对盘吗,为什么你们这么自然就跟对方分享领地了?还有杰希喵你不是特别高冷吗?死都不愿意被我摸被我抱的,怎么文州喵一叫你就这么听话了?

Excuse 喵?

------------------

朋友说,猫的食盘是固定的,饭点也是基本固定的,所以一系列用具包括吃食都被一起打包送到了我家。

杰希喵的晚餐固定时间比文州喵早一点,我帮他热好了猫食却发现文州喵跟他一起跑过来了,杰希喵低头吃的时候他也探过去,总觉得像极了要蹭饭。

我忙把文州喵抱远了点,谁知道一向喜欢被抱着的文州喵还闹起脾气来了,根本不让我好好抱着,直接从我怀里窜了出去。距离地面一米多高啊,我吓了一跳,却看到文州喵在流理台上一踩,轻盈地就落到了地上——短腿喵也是有尊严的,这句话说得真好。哦不对,是长毛的波斯猫看着雍容华贵,实际上并不是肥胖,光滑柔软的毛下全是肌肉。

生怕文州喵去杰希喵那蹭吃蹭喝,看到的却是文州喵趴在一边帮杰希喵舔着毛。杰希喵发现的时候绕着食盘顺时针挪了六十度,谁知文州喵跟了上去继续舔,他又挪了六十度,文州喵依旧不放弃,后来全完成一个圈了,杰希喵终于无可奈得停下来好好听东西,放任文州喵在那里给他舔毛了。

猫真是一种极其爱干净的动物。

安哥拉猫杰希喵一身半长的黑毛像细丝,仅有摸过几次都觉得爱不释手。所以我都有点羡慕文州喵了,毕竟每次我一想多摸摸杰希喵,他就起身跑了,捉都捉不住。

我又看了亲昵的两只猫咪一眼,无奈地摇摇头:这是种族优势吧种族优势。

------------------

波斯猫是我见过容貌最好看的宠物猫,再加上优雅的行为举止,的确算得上是猫王国中的贵族公子。

文州喵那一身纯白的长毛也漂亮极了,蓬松的短尾巴趴下时会缩在身旁,站立起来时也会跟着立起来。我喜欢摸文州喵的毛,柔顺光滑,文州喵还会乖巧地由着我摸,舒服了会含混地发出“喵呜呜”的叫声。

并不是说我不喜欢摸杰希喵,是它根本不愿意给我摸。

性格飘忽不定的他喜欢往高处跑,比如,冰箱上,衣柜上,还有木质楼梯的栏杆上——后来文州喵也喜欢和他一起上去,外表有些小胖的身体迈着不大的步子跟在行动敏捷无比的杰希喵身后,每一次看到我都心惊胆战,生怕文州喵一不小心摔下来。

要我说吧,杰希喵这种喜欢登上最高点的爱好像是一个王。每每被他居高临下用绿水晶般澄澈高傲的眼睛盯着,我都有种仿佛听见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在说着“刁民,匍匐在本王脚下吧”的错觉,真是中二动漫看太多了,觉得自己简直有病。

而现在,居高临下看着我的猫又多了一只。

不能理解那只总是各种嫌弃我花痴爱猫行为的杰希喵为什么对着文州喵就各种忍让,连制高点的领地都分给了他一半。


想起了波斯猫在猫咪中王子、王妃的称号,我有点细思恐极。

王与王妃同看这天地浩大?

等等,我记得文州喵是只公猫吧……

------------------

有一次我在沙发上看电视时,文州喵缩在我大腿上,我就缓缓地摸着他的毛,手感太棒了根本不想停下来。

结果,突然听见“吧嗒”一声,杰希喵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侧,一爪子拍在了我正给文州喵顺毛的手背上。黑色的小猫爪没露出爪子,还有肉垫,那感觉怎么说呢,还挺舒服的。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他,还以为他难得回心转意也愿意跟我黏糊一下了,谁知道转过身来腿上一重,被踩得痒痒的,然后就看着文州喵跳了下去跟杰希喵一起跑了……我悲伤地伸出尔康手想着一白一黑两只猫离去的背影哭泣,呜呜呜,杰希大大把我乖巧的文州喵还回来。

------------------

我后来发现其实文州喵也不是特别喜欢被人抱着,他喜欢独自睡在地板上,站姿也华丽高贵,扬起脑袋来气势也不比杰希喵差。但是他温和听话,所以不像杰希喵一被我抱住就直接跳出去,一身光滑的毛发根本抓都抓不住。

港真,我就想试试左拥右抱的。

然而一对上杰希喵那双高高在上得仿佛有星光在闪烁的绿色大眼睛,只能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

杰希喵不是王。是神。

------------------

顺便一提,为了不让文州喵那身纤尘不染的纯净白毛能尽可能保持整洁,我一周一次的吸地变成了三天一次。


灰尘活得也是很艰辛的。

------------------

其实我记得蓝雨家里还有另外一只猫,十分活泼,完全不怕生,还十分粘人,不过性格似乎一反常态的有些暴躁。名字应该是叫少天,也是一只白毛猫,他一双一黄一蓝的鸳鸯眼给我留下来极为深刻的印象,眼睛好像两颗明丽的水晶真是漂亮到了极点。

我给蓝雨发信息抱怨说文州喵不理我只爱跟着杰希喵的时候,那人特无奈地说他高兴就好,后来忍不住提起少天喵的事情,问少天喵去哪儿了,生怕他把那只好看的猫咪卖掉或者转送了。那人却告诉我少天喵一见到杰希喵就要打起来,实在不能一起养,就交给另一个朋友照顾了。

果然主人关系有点差,猫咪的关系也挺对立的,猫咪打架听起来还挺有意思的。然后我目光扫过互相黏着躺在地板上睡得安安稳稳的一黑一白两只猫,又有点无语。

你们俩都是公的吧,公的吧?

我沉寂已久的腐女之魂都快烧起来了,明明是两只小小的猫咪,也许只是单纯的关系好才一直呆在一起的呀,我要不要这么丧心病狂啊。


心情可真是十分复杂呢!


TB……或许C?

评论 ( 19 )
热度 ( 2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