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谢谢✧⁺⸜(●˙▾˙●)⸝⁺✧


子博目录

全职同人归档:阿珞在挖坑

喻王活动文:鱼能吃中药吗

全职自拆自逆:阿珞珞珞珞珞
(暂时没东西,我就准备下)

© 小可爱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喻」微草队长养了只蓝眼睛的兔纸(3)

傻白甜萌风格诡谲/摸只小🐠,不会太长

摸兔狂魔王杰希与撩王能手喻文兔的日常



白天的时候,王队长家的垂耳兔总是很安静,缩在各种角角落落里打瞌睡。哪里凉快趴哪里,空调风扇前更是白毛球的最爱,可王杰希看到了总担心他要冻着,就会多管闲事地把他拖远了点。

“唔⋯⋯”垂耳兔昼伏夜出的习性喻文州实在抗拒不了,半睡半醒地吹得正舒坦,被王杰希一折腾就开口埋怨了句,“王队你别老闹腾我啊,我又不是真正的兔子。”

王杰希这么些天来早养成习惯了,看到这毛绒绒的兔子管他里面装这个什么样的灵魂就要去摸几下。他蹲身看着冲他眨眼睛的垂耳兔,伸手在他头顶上挠了两下,看着兔子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便轻声笑了出来,说:“看你这样子,还说自己不是兔子?小心待在兔子壳子里出不来了,诹诹。”

“王队你敢不敢别喊这个名字,我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

喻兔子气冲冲地把脑袋往王杰希手上撞,王杰希乐意之至地接受了垂耳兔只能说是软绵绵地蹭动。他说道:“你一只兔子哪来的鸡皮疙瘩。”

“我在心里掉。”

“好的,诹诹。”

“⋯⋯王队咱打个商量呗。”兔子一本正经地压到了王杰希手背上,一屁股坐下,“别叫那名字了,条件好说。”

王杰希把兔子抱起来盘腿在地毯上坐下,还沉思了片刻,说:“让微草三个野图boss。”然后他惨遭兔子当胸一爪,轻飘飘的啥事都没有。

“你一个术士何必把自己当近战用。”王杰希握着白兔的小爪子捏了捏,对上他水蓝色的大眼睛说道。

喻文州不满地挣开了,三两下蹦出王杰希的怀里到离他至少五米远的客厅角落缩着。

“诹诹又不是州州,喻文州平时不见你脸皮那么薄啊,再说那可是你自己说的。”王杰希也是好笑,站起来去抱闹脾气的垂耳兔,那兔子见他过来抬腿就要跑,可小短腿和大长腿完全不成比例,一捞就捞了起来,“诹诹乖啊,去书房了。”

“诹诹”这名字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来历,微博上有许多人问王杰希家的垂耳兔有没有名字,王杰希就对喻文州随口提了句,那人正睡觉呢,被一闹腾随口扯了个小名就搞定了继续睡,谁知第二天“王杰希家的垂耳兔诹诹”又再次传遍了全联盟。

“诹⋯⋯州⋯⋯诹⋯⋯州,州州叫着肉不肉麻啊!王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兴趣,真是可怕的魔术师。”喻文州跟平翘舌音纠结了好一会,还是没有读对。

魔术师看了他一脸,眼里满满都是“愚蠢的南方人”的鄙视,嘴里应了句:“谢谢夸奖啊,兔文州。”

垂耳兔磨牙,气势逼人。

“王队,你不要逼我。”

“没逼你,有什么就直说,诹诹。”

“魔卡少女王杰希。”

“手速逆天喻文州。”

“杰西卡小魔仙。”

“行走的R18。”

“大眼教教主。”

“蓝雨庙主持。”

真是人不可貌相,微博梗玩得很溜嘛,微草蓝雨的两位队长大大。

“⋯⋯我们俩一定要这样发神经?”

“是你先闹的。”

王杰希看着原本缩在桌角的兔子一溜烟跑到了离他几米远的角落蜷起来,心想喻文州这顶着个兔子外壳卖萌卖得那么理所当然,变回去后真的没问题吗?


家养萌宠,里面住着宿敌队长的灵魂,所以王杰希便想到了一件事情逗逗喻文州。

十点回卧室,他一手按住垂耳兔的脖子,让整只白球陷进本子里,严肃认真地威胁道:“喊声主人来听听,不然把你扔出去。”

“我不是宠物!”垂耳兔抵死挣扎。

王杰希居高临下地看着做着无谓抵抗的兔子,宣言:“那我关空调了。”

垂耳兔磨牙,气愤地瞪腿,而王杰希的对策则是直接拿过了空调遥控板。

“你喊不喊。”

“士可杀不可辱!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王杰希。”

微草队长呵了一声,关了,也松了手。垂耳兔立刻从床上跳了下去,往卧室外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会自己开客厅的空调,门锁了,遥控板我藏好了,再不济我把电闸拉了你要试试兔子开电闸吗?”王杰希好整以暇地翘着腿在床边坐着,冷静地给兔子宣判了死刑。

白兔子幽怨地扫了他一眼,趴在地上。

过了一个小时。

喻文州受不了了,再加上垂耳兔的生物钟他想勉强睡觉都难,他蹭到坐在床边刷微博的人脚边,有气无力地开口道:“王队⋯⋯今晚好热啊,开空调好不好?”

对方就回了他三个字:“喊主人。”

兔子再次跑远了。王杰希也不管他,放下手机关灯躺倒床上。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顶着垂耳兔壳子的喻文州实在受不了了。

“王队⋯⋯”没人理他。

“王杰希⋯⋯”还是没了离他。

“微草队长⋯⋯”天上的星星眨呀眨。

喻文州最终还是为了生存放弃了尊严,决绝地说道:“主人!”

“滴”地一声,空调开了。喻文州刚想慢吞吞地蹭过去吹会儿风,就觉得身体一轻被人抱了起来,还没惊呼完一句“王队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就放到空调风扇前吹了个爽。

“⋯⋯声音的吗⋯⋯唔⋯⋯”

全身兔毛都舒爽地蓬起了些,喻文州感受到头顶耳根温柔抚摸的手,计上心头,软下声音说道:“谢谢主人。”

魔术师那只金贵的手微微一僵,瞬间抽走了。喻文州得意地听着王杰希局促地交待了句舒服点了就自己离远点别吹病了,立刻三两步爬上床掀起被子盖住了脑袋。

让我叫的时候很嚣张嘛,我真多叫几声脸都红了,脸皮那么薄就别随便调戏人。喻文州眯着眼睛又吹了好一会,舒服了却是在与他而言高不可攀的床头柜前犯了难,王杰希睡了他也不好意思叫醒他,只有趴在地板上委屈一晚了。

而他还没找好地方,就被一只手臂给捞了上来,不太温柔地扔到床头柜上。

“喻文州你就不能老实点,晚安。”

兔子舔了舔他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也轻声回道:“王队晚安,明早见。”




兔子语言:
兔子舔手表示感谢(˘³˘)♡

评论 ( 28 )
热度 ( 4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