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详细资料见置顶
万分感谢✧⁺⸜(●˙▾˙●)⸝⁺✧

「喻王喻」微草队长养了只蓝眼睛的兔纸(4)

傻白甜萌风格诡谲/摸只小🐠,不会太长

摸兔狂魔王杰希与撩王能手喻文兔的日常



现实中,王杰希一米八一,喻文州一米七八,三厘米的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今,喻文州蹲在桌下看着坐得端端正正的微草队长在帮助中草堂跟蓝溪阁抢野图boss,只能愤怒地磨着兔牙,仰头望着遥不可及的高度用脑袋撞王杰希的腿企图影响他几分。


“诹诹别闹啊。”


蓝溪阁那边一个职业选手都不在,王杰希悠闲地俯身在闹腾的垂耳兔头上摸了摸,享受了一下兔子毛滑腻柔软的触感,才重新继续操作着公会借来的魔道小号。


喻文州骚扰无果,便开口道:“王队,我也想打荣耀。”王杰希不搭理他。


“我手痒了。”喻文州一爪子拍在王杰希腿上,努力地挠了挠,淡红的痕迹仅仅残留了几秒便消失了。他看了看自己的小白爪子,悲从中来,十分想念自己原来的躯体,说道:“不让我玩至少让我看看呗。”


“然后看你乱踩键盘还是用身体滚键盘?”王杰希操作飞快,注视着游戏界面占尽便宜嘴上却不饶人,“喻队真要秀魔道学者的技巧,变回来再秀也不迟。”


垂耳兔生气地张了张三瓣嘴,无从下口。


喻文州只好眼不见为净地跑出书房不断地用“等我变回去一定带着蓝溪阁把整个夏休期微草的boss全抢了”麻痹自己,眯着蓝眼睛对着客厅冷气十足的立式空调舒爽地吹着,不多时再次睡了过去。


 

中饭的时候垂耳兔怒绝食,王杰希晚饭干脆叫了外卖——色香味俱全的白斩鸡——友好地在喻文州面前吃了。


“来点?”


“⋯⋯”


兔子沮丧地缩在了墙角,最后还是默默把干草和兔粮吃了下去。企图谋害蓝雨的基石,不会让你得逞的,用心险恶的大小眼。


 

“诹诹,垂耳兔,喻队,蓝雨队长,”王杰希穿着一身睡衣双手抱胸站在客厅里,盯着团在墙角背对他生闷气的兔子,哭笑不得,“喻文州你到底进不进卧室,不进我可关门了。”


白兔子一动不动。


“喻文州你几岁?”


“二十二。”


“这么大人你还闹脾气。”


“我现在是只兔子。”


还真有理了。王杰希看着幼稚得出奇的蓝雨队长,无奈极了:“真想让蓝雨那群人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还有那群高呼‘要嫁就嫁喻文苏’的粉丝,敢问喻总您心理年龄有十岁没?”


喻文州被王杰希伸手抱起来,魔术师的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轻车熟路,然后他张口直接咬在了那人手指上。手指触碰到了温热柔软的兔子舌头,王杰希心神一颤忙克制住条件反射,稳下手指让垂耳兔继续咬着。


大概是见他没什么反应,没几秒就松开了。


王杰希在心里遗憾了几秒钟,把白兔子又放到了右侧空无一物的床头柜上,只见那只毛茸茸的小动物熟练地找了个位置缩了起来。他伸手戳了一下垂耳兔肉肉的身体,手感颇好,又戳了几下,喻文州不耐烦地睁眼看着他,才依依不舍地把手指缩了回去。


“喻队,其实我好奇很久了,你到底为什么坚持每天晚上睡在床头柜上。”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时针走过零点。


兔子水蓝色的眸子忽然睁开,看着睡熟的微草队长,轻轻一跳落到了枕边。喻文州注意到空调遥控上大大的“18”,无奈地用爪子拨了拨遥控的方向,然后按了几下把温度调高到“24”,王杰希知道垂耳兔怕热,可这温度也不怕把自己弄感冒了。


仗着自己体质好还真是肆无忌惮啊,王队。


喻文州这回直接爬上枕头,近距离地打量着王杰希的睡颜,没了平日里严肃的大小眼,脸庞好看的轮廓在床头灯暖黄色微光的照射下柔和得甚至称得上赏心悦目。可惜了,在后辈面前总是不苟言笑,如今严肃可靠、认真负责的微草队长实在太深入人心,还是三四赛季那个风头正盛的魔术师更讨人喜欢。


这么一想王杰希封印魔术师打法也好些年了,第七赛季结束后一二赛季的前辈退得没剩下几个,对于“魔术师”多少后辈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详。说起来,一定要论个先后,他也得喊王杰希一声前辈啊,谁让这鸽子说放就放还不带犹豫的。


王杰希前辈吗?


喻文州在心里试着喊了声,实在是不太习惯。


“王队啊,你问为什么坚持每天晚上睡在床头柜上,当然是……”


白色的毛团子趴在枕头上在离王杰希不到半只兔子距离的地方眨着眼睛,却是突然撑起身体靠了过去,用小小的三瓣嘴贴着王杰希闭合的嘴唇蹭了蹭,慢慢缩回去,在心里偷笑。


因为垂耳兔的生物钟关系,他在晚上根本就睡不着。


之所以要到床头柜上,只是为了睁开眼就能看到暗恋了五年多的人熟睡的样子罢了。有时候,满足和幸福就是那么简单不过。





这是一只很有心机的兔子(放开吾王的床头让我睡【nizou

偷偷剧透一下其实这篇里最心机的是某大小眼

这鱼快摸完了,下次更新就end!

评论 ( 20 )
热度 ( 4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