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谢谢✧⁺⸜(●˙▾˙●)⸝⁺✧


子博目录

全职同人归档:阿珞在挖坑

喻王活动文:鱼能吃中药吗

全职自拆自逆:阿珞珞珞珞珞
(暂时没东西,我就准备下)

© 小可爱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Killing Your Light(5.3)

西幻大陆设定/血族公爵喻x人族大贤者王

《Killing Your Light》目录


ChapterⅤ 神迹降临之时(3)


而就在王、叶两人交谈之时,在喻希与王州的宿舍里,黑发的清秀少年正与拦在他和木门之间的草绿色妖精对质。 


“真的不能放我出去吗?”喻文州神情柔和地与木系妖精对视,嘴角微微下撇,做出一副老实又委屈的表情,几乎瞬间对王杰希的正太控使魔造成暴击。

王不留行险些被美色所迷惑,最终还是决然地摇着小脑袋,头顶的叶片也随着晃脑袋的节奏摆动。

“真的不行吗?可是我有急事。”

“嘻嘻嘻。”那也不行。

“你听得懂我说话的对吧?”喻文州见妖精点了点头,困扰道,“可惜我不会妖精语,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王不留行伸出小小的手掌,挥了挥,想要传达的意思分明就是“没关系” 。

喻文州轻叹一声,用手指揉了揉王不留行头顶上可爱的小叶片,说:“小留行,我真的必须离开,不能通融一下吗?是不是你的主人让你拦着我的?”他本意是说“你的主人让你来监视我的”,话到嘴边又改了口。

妖精摇摇头又点点头,雪白精致的小脸皱巴巴的,一边坚定地完成着主人交代的任务,一边抱怨自家任性的主人根本就是强人所难——他不想被索克萨尔美人讨厌嘛,呜呜呜呜,委屈得不行。 

“还真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王不留行立刻赞同地疯狂点头,心中想法自不必说,定然是“索克大人说的太有道理了”之类的赞美之词。

真不知道王杰希对自己这只立场堪忧的使魔作何评价。


虽说喻文州这般想了,可他自然也清楚,想让王不留行直接让开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在心里掂量着若是真与王杰希的使魔交手有几分胜率,眼前的妖精小是小了些,其大魔导师的实力却无半点作假,要知道,现今大陆贤者级魔法师的数量绝不会过百,大魔导陆才是各族真正的尖端战力。

而且,他若是真对王不留行出手,把Herb学院的诸位身兼护卫者之职的导师们引出来就不好了,大贤者、治疗之神以及兴欣的各位属于极少见的特例,又不是每一位人族魔法师态能对血族保持寻常态度的。

说起来,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纵使聪明如喻文州,也猜不出来那位心思变幻莫测的大贤者究竟在想些什么。苏沐橙在上午的课后给自己传达信息并未刻意掩饰,自然被王杰希尽数听去,可他仍是一字不提便离开了宿舍。喻文州本以为王杰希对他们的行动施以默许态度,偏偏又派王不留行来限制自己的行动。

“小留行,你说你主人究竟是什么态度啊?”他抬眼看向飞在半字中的妖精,与其对视的瞬间,深遂黑眸眼底一抹妖异的灰紫色光芒一闪而逝。

喻文州伸手接住失去意识的使魔,瞳眸深处已然只剩下纯粹的墨黑。

与身负封印的王杰希不同,喻文州要想动用自己原本贤者级的力量绝非难事,要制服比他低整整一阶的王不留行也很是轻松。

他把陷入幻境的木系妖精放在王杰希的枕头上,离开前终究是把事先拿出口袋的叶片又握回手里。那枚因附着王杰希魔力而可以作为监听媒介的细长草叶在他冰冷的掌心扩散开极淡的暖意,让喻文州下意识抓紧了几分。

王杰希作何感想,与他又有什么干系。自家的王和公主吩咐下来的事,再不把优先级提高一些,回头又得被那些宣扬索克萨尔公爵欲图谋权篡位的家伙们戳脊梁骨了。

再说,活在这世上,谁还不曾自欺欺人几次。



落枫不歇的神之庭院中,两道人影相对盘膝而坐。


王杰希专心听着叶修的情报,在王不留行失去意识的一瞬间脸上流露出片刻恍惚。叶修第一时间疑惑地望向王杰希,却见那人轻叹一口,没有半点要说明的意思,示意他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下去。

“我说你这个人,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担着,小心回头把自己给憋死。”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王杰希毫不留情地反击道。

叶修勾勾唇角,竟难得驳了一句:“你以为你现在在哪?”

我在哪?这里不是叶修的“神之庭院”吗,除了枫叶什么都没有。还是说,这个空间并不是凭空创造出来的,与别的地方有什么联系吗……王杰希思索着,却被叶修下一句话打断了本就不清晰的思路。

“老王,你把那些小朋友护得太好了。”叶修別有深意地说道。

王杰希目光一凛,音量分明抬高了几分,厉音道:“叶修!”

“欸。”叶修敷衍地应了一声。

“这已经不是我们出生的那个年代了。”王杰希对叶修的态度显然是不满的。

“我们出生的年代?”叶修对面前这位人人敬畏的大贤者可没有半点惧怕,仍是那副懒洋洋又高深莫测的模样,“万年前,黑魔法师令大陆生灵涂炭,各族精英们后知后觉,更是花了近百年才将黑魔法师彻底消灭、将黑魔法尽数封印,那叫乱世。千年前,人龙两族矛盾暴发,发动大战双方强者与平民皆死伤无数,那也叫乱世。那由绝望的魔力之源汇聚而形成的禁魔深涧如今仍横亘在人域和龙域之间,贤者之下,无法飞越。”

他耸耸肩,说:“相比之下,除了我们俩才出生的那几年还与血族少有磨擦,和现在又有多大的区别?”

王杰希一言不发地看着叶修,许久之后嘴唇微动,话没出口又被叶修截下了话头。

“你想说人族有你有我?龙族那位女皇自不必说,少天你也熟,他可从来不是省油的灯。血族那边,老苏、老韩,哪个战力都远超寻常贤者,还有小周恐怕近日也要突破到大贤者了……”

“精灵王?”王杰希一愣,“小周”应该是指精灵族无比年轻的王周泽楷吧。

“对,你……”叶修奇怪地一皱眉,旋即反应过来,“哦,你封印了大半的力量,难怪感印不到。”

“叶修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对严肃质问的人狭长的黑眸微微眯起,平凡眉目间终日不散的慵懒已是不见半分。叶修缓缓地吁出一口气,道:“现在,这个大陆强大的魔法师数量恐怕是达到数万年之最了。可是老王,你能保证每个生灵都会用力量追求些完全不侵犯他人利益的东西,反正我做不到。你从小到大,被暗杀过多少回了?”

王杰希并没有动容,淡淡地说:“有灵智便会有黑暗面,没有多少高等生灵是可以避免得了的。”

“这么说自然没错。”

“叶修,”王杰希蹙眉,“你再瞎扯我可回去睡觉了。”

“行行行,我直说可以了吧。有一个种族,有些家伙看不惯执权的王亲贵族;又有一个种族,其中有一个分支觉得自己才应该是最高贵的血脉;最后一个种族,有人怀念曾经一人集权的历史,想推翻某些制度。”

叶修托看下巴,看看对面一双琥珀眼眸中满满都是难以置信的王杰希,挑眉笑道:“我说完了,大贤者小朋友回去睡觉如何?”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认真说道:“叶修,你没开玩笑?”

如今四大种族之中精灵族半隐世,血族由王亲贵族执权,龙族以金龙族为贵,人族议会理事,叶修此言,分明是告诉他整个大陆都要乱了!而且,他本是来向叶修询问关于黑魔法事件的后续,叶修这人是不正经,可也不是事事都会去胡扯。若是三族欲反之人都与黑魔法相关联,那岂不是……

他带着几乎不报半点希望的期盼看向叶修,便见那人也轻叹一声,目光平静地回望自己。

“怎么样,你现在还觉得这是一个和平年代吗?”


“所以说,我们现在只能等?”

听完叶修手上的所有情报,王杰希蹙起眉头,略有些不满地说道。

“是啊,人藏得太深了,而且筹备的时间明显不短,能挖出现在这些蛛丝马迹就不错了。”叶修作出一副无奈模样。

王杰希喃喃道:“连兴欣的情报网都只能查到这个地步吗……”

“没办法,人族这边八大魔法世家估计逃不了干系,隐藏得太深又不能查得太明目张胆,龙族那边的情报没那么好得,少天最近学聪明了,怕说漏嘴干脆直接不回信。至于血族……”叶修停顿一秒,语气中带起一丝挪揄,“你倒是可以问问喻文州。”

“你怎么不问问苏沐秋啊。”王杰希没好气地说道。

从他踏入叶修的神之庭院开始,就没有再从放在喻文州身边的监听媒介上收到半点消息,再加上先前那一阵精神恍惚,怕是某公爵对自家使魔出手了吧。单单纯纯的小妖精,完全斗不过那个心脏货倒是没出乎他的意料。

明明全是意料中的发展,可不知为何他就是心里堵得慌。

说起来,叶修到底从黄少天那里骗过多少情报啊?能把那话痨气那信都不想回了,该说真不愧是叶修吗?王杰希想到自己每次半页的传信都能被那位龙族太子回个洋洋洒洒数十页的传奇经历,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先心疼叶修好还是羡慕叶修好了。

“老找血族的人帮忙,多没面子。”叶修遗憾地说道。

你找血族帮忙的次数还少吗?你不才说的要找黄少天套情报吗,合着夜雨声烦公爵不算血族是吧。

叶修见王杰希没回音,便问道:“我说老王你真不打算问问文州啊?难得那家伙有把柄在你手上,不用的话我可自己去问了。”

听了叶修的话,王杰希一愣,问:“他有什么把柄在我手上?”

叶修笑道:“原本是没有的,可过了今天,就有了。”

“原本没有”,“过了今天就有了”,什么意思?

王杰希想今天苏沐橙告知喻文州的信息,诧异道:“喻文州他们到底到情人湖那里干什么去了?”他虽然对喻文州随意行动不悦,可他也清楚,堂堂血族公爵之一的索克萨尔想做些什么他本就没几分干涉的权力。谁知叶修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喻文州究竟又去做什么了啊。

叶修沉思片刻,问:“你确定想知道?”

“我不能知道?”王杰希反问。

叶修注视着俊秀的少年那双与他此刻的外表极度不符的淡漠眼眸,知道这具稚嫩的外壳下包容的切实是那位耀眼夺目、实力过人的大贤者王杰希坚定的灵魂,他低下头,手指在膝盖上敲击数下,才缓缓开口道:“龙族那边有古籍记载,万年前那位贤者级别的黑魔法师曾……收集百万人的灵魂,完成了一个顶级禁咒级的黑魔法阵,名字挺简单粗暴的,就叫“湮灭”,形成之时直径长达千里,而踏入阵法之内,哪怕是贤者的魔力与生命力都会受到极大的削弱,魔导师之内,生机顷刻尽散。最终战后人族大贤者陨落,只堪堪来得及将法阵勉强封印,并未消除。”

事关黑魔法的历史向来都是沉重且充满血腥,王杰希稍稍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道:“然后呢?金龙女皇没有出手?”

叶修摇摇头,说:“事实上,正是金龙女皇出面叫才抑制住‘湮灭法阵’的无限蔓延,古籍中记载的地名我不是全部知道,可恐怕阵法达到过的最大面积至少有现在半个人族领域大。”

“黑魔法,果然危险至极。”

王杰希看着叶修沉重的脸色,心中倏然升起一股极其不祥的预感。他压下右手中几乎就要溢出来的金绿光线,示意叶修接着说。

“你也见过那位高傲的女皇陛下,虽然她对人族没什么好感,可不彻底毀坏‘湮灭’,对大陆上无论哪个种族而言,都是危险至极的存在。”叶修顿了顿,说,“然而,她失败了。”

“为什么?”连大贤者都无法摧毁的法阵,那该怎么办。

“因为她在阻止湮灭扩张时,被湮灭吸收了太多的生命力。对她来说,这些生命力或许不算什么,可也足以让那邪恶的阵法成为一个极难扼杀的存在。”

王杰希一惊,说:“你别告诉我,那个‘湮灭法阵’现在还在吧?”

“否则我刚跟你说那么多干嘛?”

王杰希看着他,眼中的惊讶之色逐渐转化为令人心悸的恐惧,他猛地站起身来,灭绝星辰出现在手中,转身就要离去。可不待他离空半尺,脚下满地枫叶凌空而起,化作火红的囚笼把王杰希困住,不留一丝缝隙的红枫牢狱散发出足以掌控天地的强大魔力,不容抗拒。

在叶修的神之庭院中,他就是独一无二的创世神,哪怕王杰希全力挣扎恐怕也只能勉强脱逃,更何况他还被封印了绝大部分的力量。

“叶修!”王杰希急切的声音从枫狱中传出。

“万年都难以被抹消的法阵,你现在赶去能有什么用?”

王杰希被制在狭小的空间里,试图将目光投问叶修的声音传来的方向。他有些艰难地开口说道:“灵知它,从来没告诉我……”如果他知道,又怎会把Herb魔法学院建在那种地方,建在一个夺取过数不胜数生命的至邪法阵上方。

当年,人族大贤者死亡,龙族女皇无能为力,大陆上剩下的唯一能与大贤者的力量相媲美的,便只有人族境內那棵与天地同寿的神树——“灵知之树”了。几乎不存在攻击性却拥有庞大魔力的灵知之树要如何摧毁“湮灭”,唯有可能是将其彻底封印镇压,用自己无比纯净的力量依靠漫长的岁月将其逐步销毁。

亦就是说,而陆环绕灵知之树而建的大陆第一魔法学院Herb完全建立在湮灭法阵之上,一旦出现什么意外,除了贤者与大魔导师级部分导师外,其余数千学员都将在顷刻之间死于非命。

“老王,哪怕你现在过去,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只会把自己都赔上。”

叶修注视着面前毫无动静的枫狱,清楚若是自己不拿出些令人信服的证据,把Herb学院看得极重的王杰希是绝不会再多听他废话一句的。他心念一动,漫天红枫骤然失色,无尽灰暗降临世界,阴冷的气息以叶修为中心扩散开来,所过之去,那原本生机勃勃的枫叶瞬间干涸枯萎化作飞灰湮灭,连困住王杰希的枫狱也不曾幸免。


被释放出来的王杰希感受着这片空间里无处不在的死寂气息,将薄削的将咬得没有半分血色,他抬眼看向几步之遥身侧黑气弥散的叶修,拿起本命神器的魔法扫把时肩膀上一直未解下的繁复斗篷终于滑落下来,在离身的刹那间消散得连一粒灰烬都无处寻觅。

王杰希自然早巳无心注意这些,手中的灭绝星辰指向笼罩在恐怖邪气中的叶修,散发出极度璀璨绚目的金绿色光芒,为这灰白世界添上了一份并不庞大却无比坚韧的生命气息。

当年,一名贤者级的黑魔法师,便足以令大贤者同归于烬才将其消灭。现在,大贤者级的叶修如果真的是黑魔法师,那是不是整个世界都得为他陪葬?

“叶修,你最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为什么会使用黑魔法?”少年清脆的噪音吐出的是冷漠无情的话语,王杰希跨出一步,储存在武器中的魔力毫无保留地涌向他的身体。

对方是魔法师界的传奇叶修又如何,大不了拼个玉石惧焚。不过,王杰希才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欠着某个讨人厌又记仇的家伙一个赌注没有还清,才不想回头连死都没个安生,被人记在本子上念叨个没完。

真是气人,他想安安心心在Herb魔法学院当个养老的校长怎么就那么难啊……



TBC.


失踪人口回归。


叶神,一个好不容易念完台词(念了整整大半章)准备退场就被主角拿着武器指着的导演,再次陷入了沉思:

主角,我不求你靠谱了……放我走吧。

评论 ( 7 )
热度 ( 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