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详细资料见置顶
万分感谢✧⁺⸜(●˙▾˙●)⸝⁺✧

「叶黄/王喻」手到擒来(1)

架空现代/警官叶x神偷黄/总裁王x黑客喻

《手到擒来》目录


1 刑警、总裁与怪盗


白色大理石的砖面映照出来来往往提着名牌纸袋、妆容靓丽衣装时尚的人们,女士脚下细极的高跟鞋踩过发出清脆的鸣声,在大厦中回荡不止。

学生的暑假,工作人士的周末,可以纵情购物玩乐、约上闺蜜友人一起释放热情的日子里,一个金发休闲装的大学生独自靠在角落一家正在装修店面的玻璃墙上,右手随意地插进修身牛仔裤的裤兜,单边挂着蓝牙耳机,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不去买些东西吗?”喻文州失真的声音从入耳式耳机中传来,带着些许笑意。

黄少天明知对方看不到,仍是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回道:“劳驾您从G国打包三十个大箱子过来的强迫症,我现在什么东西都不需要。”

得到的回应是搭档兼室友很是无辜的轻笑,可惜他俩认识已久,自然不会吃这一套。黄少天拨弄着上衣的拉链头,正想再与喻文州胡乱扯上几句,抬眼却瞥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径直向他走了过来——人长得太帅果然不行,哪怕刻意跑到人少的角落里,还是会有不少人来搭讪,男女不论,天知道他这一个上午已经打发掉多少人了。


然而,直到腰间被冰冷僵硬的枪械抵住,他才知道自己想的是多么离谱。

“踩点是不是踩得很愉快啊,神偷先生。”便衣警察的眉宇间带着奇异的慵懒之色,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他的外表不过二十五六岁,可握着手枪的手稳定极了,显然经验老道。

切,才刚来这个国家就玩脱了。

黄少天心思有多快,根本不去在意与自己仅仅隔着一层衣物的危险物品,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被枪管指着。他用带着美瞳的茶色眼睛对上男子镇定自若的视线,随手掐掉与喻文州的通讯,问道:“九楼有茶室,去喝一杯?”怪盗歪头一笑,年轻俊秀的脸上没有流露出半分的紧张,“也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比如……你怎么猜出我是谁的。”

“乐意之至。”警察先生如是说道。

一抹诡异的不和谐感由内心深处弥漫开来,黄少天的眉头轻轻一蹙,即刻舒展,斜跨出一步与对方错开半个身位,才侧身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他这才有机会细细打量起这一见面就拿枪指着自己、相貌较为平凡的人,唯一惊艳的便是那只握枪的堪称巧夺天工的右手,白皙、修长、平稳、有力,收回枪支的动作快捷熟练,连黄少天如此近距离的观摩都没能彻底看清他的动作。

这人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警察!


九楼茶室,某处不起眼的卡座。

警察与神偷的会谈自然不需要万众瞩目,双方皆是镇定自若的模样。黄少天在叶修递过来的菜单上随手点了个他自己也不了解的东西,在送走服务生后,终于危险地眯起眼睛,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也不说什么废话了,你到底什么认出我的?”

警察秀气的眉峰一挑,开口了。

“你的染发剂啊,价格是不是有些太贵了?”

“……”

黄少天抬手搓了搓自己蓬松柔软的一头金发,一时没有吱声。他仍保持着镇静的表情,内心却是千回百转:这警察别不是脑子有病吧?正常人能看出来染发剂贵不贵?现在警校连这种东西都要训练了?

“这可不是普通大学生受得了的价格,这牌子世界排名第几来着?”警察问出口,却并没有等待答案,接着分析道,“你衣服穿得倒是正常,估计哪个商厦都能买到。”

两人点的茶上来了,警察给自己倒上一杯,那双漂亮的手在精致的茶盏边沿摩挲,又问道:“美瞳哪里买的?”

黄少天的表情微微扭曲,习惯快节奏的他受不了这种慢悠悠的聊天方式,还不如刚才被枪指着的时候问个清楚。

“淘宝买的。”

“……”

“不会吧?”黄少天噎了一下,无语地瞪着他本以为靠谱得不行的警察,“还有没有别的理由啊,就一个染发剂比较贵你就说我是神偷?那岂不是每个富豪都有犯案史了?警察先生你能不能再专业点,小心我告你诽谤。”

闻言对方托着下巴,眼神骤然认真起来,弄得黄少天难免有些紧张。谁知他却这么说道:“把店铺的名字告诉我一下。”

“啊?”黄少天微懵。

“我妹妹也喜欢用美瞳,看你这质量似乎还不错。”

“……”

黄少天差点咬碎一口牙,只想收回先前他在心里那些对于这位警察“经验老道”、“绝不普通”的评价,概括他分明只需要四个字就好了——妈的智障!



B大附近某公寓内。


在柔软的空调被中缩成一团的不明生物无缘无故被挚友挂掉电话,不满地蹭出半条腿来,白皙修长的小腿一暴露在空气中,顿时被打得过低的空调冷气激得一哆嗦,骤然缩了回去。不明生物的体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缩小一圈,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漆黑的空间里,喻文州按开手机锁屏一看时间,在赖床和爬起来吃自己晚了三个小时的中饭之间摇摆不定,片刻后,那个手机也被扔出被窝。

他觉得换个大学真是人生美好,回想起以前在G大每天十点准时被同校的男友学长从被窝里拉起来,空调打到最低要被教训,不好好穿睡衣要被探讨人生的惨烈过往,现在真是太棒了。可惜的是,没人做饭,没人暖床,没人帮忙穿衣服,也没有机会再被黄少天大骂狗男男光天化日伤害单身狗了。

有个会伺候人的男朋友多好啊,就是爱教训人这点不爱好。

然后,他们大概得分手了。


十分钟后,一只光裸的手臂颤颤巍巍地伸出被子,抓过不远处的上衣“嗖”地缩回去,一阵鼓囊,再钻出来的就是个“人模狗样”的喻文州了。

这位隶属Bieu Pluie、世界知名的顶级黑客例行打开笔记本电脑,眯起那双藏满深意的桃花眼,却没干什么如同入侵政府中枢之类的对得起他身份的事。看看新闻头条,从政治版到儿童版,从娱乐版到经济版,出于职业本能喻文州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事非常人能及,他给自己按上一个“搜寻情报”的假名头,被经济版一个视频的封面和题目吸引了注意力。

——《MicroCras少董事长王杰希于今天正式接手集团B国分部》。

视频封面上,才研究生毕业的少董事西装革履、年轻英俊,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似是天生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严,哪怕是隔着屏幕被盯着,喻文州还是心头一跳,不由自主地打开这个采访视频。


……

“请问王董,关于您刚刚上任就碰上Bieu Pluie这个几乎从未失手的怪盗组合意图在七月六日盗取贵集团夜明珠一事,您有何见解和应对呢?”

突然被采访记者问到这个问题,王杰希还愣了一愣,直到被记者再一次追问才回神答道:“没什么见解,也没什么应对,反正会还的。”

“王董您认真的?”记者都尴尬了。

王杰希突然呵了声,对着镜头一抬眼,神色依然刑警、总裁与怪盗如常。

“等着看吧,到时候便会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是吗?”

……


合上电脑,喻文州放松身体倒进枕头里,放任自己陷进去。

“还真敢说,这算不算是宣战啊,王董。”

他再次拿回手机,看着通讯录上明明白白的“王杰希”三次,早就熟记于心的号码,在B国换手机之后第一个加回去的便是他,而不是就在身侧吵吵闹闹的黄少天。手指在拨通的图标上悬了良久,喻文州盯着那十个毫无生气的数字,最终退出界面——那可是G国的号码,说不定对方来到B国早就换了。

在床上躺了会,他再给黄少天拨了个电话过去,这次却压根没有接通,直接被挂断。喻文州目光一凛,毫不犹豫地入侵了黄少天所在商厦的监控系统。



MicroCras集团B国分部总裁办公室。


“柳非,叶修去哪里了?”王杰希把脱掉的外套递给秘书,迈开大长腿几步就走到办公桌边,拿起一份方案扫着,“不是说了晚上要约出去吃饭的吗?”

总裁秘书挂好外衣,答道:“叶警官约的是晚上六点,没说会早到。”

“叶修这人真麻烦,上次见面没给他多匀出两个小时,怪我不够朋友,这一回,特意空出三个小时,他倒连人影都见不着。”王杰希说是这么说的,脸上倒没什么在意的表情。

“王总,你那个时候是在大学吧,时间这么难空出来?”

小姑娘的好奇心就是重些,王杰希也不介意,刚想回答,脑海中闪过某个人总是挂着温和笑意的脸,硬是把即将说出口的话改了过来。

“有些……很重要的事情。”

“女朋友?”

“有完没完,好好工作。”新上任的总裁说道,将手上文案一扔,“告诉人事科,重做。”

“原因?”

“敷衍了事,缺少实质。”


目送秘书离开,王杰希坐下来继续看文件,时不时瞥几眼放在一侧的手机,却始终没有等到一个电话。直到分针走过一圈,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微信戳开某条蓝色的鱼,发了条消息过去:别赖床,记得吃午饭。还有换了新手机号码能不能第一时间告诉我?

五分钟后,对方回复道:不能,给你一个猜的机会。

十位数的号码,一百亿种排列组合方式,喻文州你丫在逗我吧……王杰希右眼皮猛跳几下,把手机扔到一边懒得理他了。



与此同时,黄少天却是端着茶杯笑得疯狂又冷静。

“你在展厅中的行动暴露得太过明显,所有人都是去看珠宝的,目光几乎都胶着在上面,嗯,也不对,就算不是那么夸张的程度,也至少不会像你那样,刻意装出一副感兴趣的模样。你在里面两个小时,有半个小时在观察监视系统、防卫系统以及储存柜的布置,你的视线几乎没有落到路人身上,但是却偶尔会瞥过保安人员。

有人接近你、擦过你的时候你会不自觉警惕,这应该是常年养成的条件反射,可见本身身手很好。你不介意穿得阳光帅气,因为作为独行的帅哥被姑娘们搭讪反而可以作为你不被人怀疑的保护伞,商厦里,尤其是展厅里那么多便衣,根本没人发现你。而且你走路很轻,高邦帆布鞋走在瓷砖上也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漏洞很多啊,怪盗0810先生。”

“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叶修,隶属于ICPO——国际刑警组织,这一回是专门来抓捕Bieu Pluie的两位怪盗的。”名叫“叶修”的警察看似友善地笑了笑,眼中得意和挑衅的神色未曾掩饰,“未来,请多指教。”



“叶修,现年二十七岁,出生于B国,生日5月29日,未婚,家庭成员:爷爷奶奶、父母、双胞胎弟弟。父亲是B国政要,母亲是外交官,爷爷的军职是……家庭背景未免太华丽了,这样的人怎么会做起国际刑警来?嗯,特种兵退下来的吗?”

国际刑警总部高级加密的成员档案呈现在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喻文州飞速地浏览着叶修的资料,却在扫过几行字后目光停滞片刻,原本平放在被子上的手竟不自觉地握紧了。他合上电脑,可算是舍得从被子里爬了出来。

他赤脚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一边搭配着待会出门穿的衣服,一边就先前看到的那条办案记录思索起来。

“案件编号A0008……能担任那次案件的调查组成员,莫非也是那边的人吗?”喻文州穿好一条裤腿,看了眼扔在床头距离略远的手机,在是否给黄少天发讯息间摇摆片刻,嘴角抿起一个极浅的弧度,“算了,也不着急,晚点面对面告诉他好了。”


距离此时二十分钟以前,喻文州入侵商厦监控系统,不出多时便发现黄少天的踪迹,当然也少不了同坐在卡座中与他面对面的叶修。对一个顶级黑客来说,有了面容,查询对方身份从来不是难事,虽然叶修那看似毫无纰漏天衣无缝的档案反而让他思虑更甚。也许是他想得太多,但是作为Bieu Pluie的一员,小心谨慎些也没什么不好的。

可是,他并没有急着去通知黄少天。自己的队友自己清楚,黄少天何尝不是一个同样聪明绝顶的人,兵来将挡,或许叶修的等级远非“兵”能比,但是黄少天也不是好相与的,让他们聊聊又何妨。

另一个原因则是——喻文州站在书桌前拿起笔记本,快速地翻过几页,拿起笔在一行字后打上一个小勾。

“B市大众排行第五的餐厅,希望能对胃口吧,尤其是白斩鸡。”他说道。

那页纸上,写的分明就是一行行地址和餐厅名,而他才打上勾的,也不就是位于黄少天他们所在商厦的那一家吗?他们是世界知名的怪盗,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圣人,民以食为天,追求美食天经地义。虽然白斩鸡这食物,估计真要摆个美食珍馐这一列,除了喻文州怕是谁都要斟酌半天了。



在听完叶修详尽的分析与看似轻松自在的自报家门后,黄少天低下视线避开与那人的对视,他的手指摩挲着印着山水与飞鸟的陶瓷茶杯,逐渐眯起的眼眸中隐隐闪过几道危险的寒光。数秒后,黄少天猛地抬头灌下一口微凉的绿茶,任由苦涩与甘甜交织扩散在味蕾之上,嘴角那一抹疯狂的笑意反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再次低头,却是向桌下特意看了眼自己随意伸直交叠的双腿与藏青色的帆布鞋,再抬头时竟是笑弯了眼。

“哈哈哈,不得不说国际刑警先生你的分析实在是太有趣,应该去试试写侦探小说,阅读量肯定吓死人。你们B国办案都不讲求证据的吗?我看些什么,做些什么,对人的反应怎么样,好像都是你的主观臆断吧。”黄少天茶色美瞳下的眼中似是有光芒闪烁,哪怕被叶修道破身份也没有半分紧张,根本看不出先前一瞬间两人曾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有你也挺有眼光的,知道我阳光帅气容易被妹子搭讪,莫非是叶修先生还是个没人要的单身狗?这是羡慕了?”

叶修一挑眉,顺势接道:“羡慕倒是不羡慕,不过确实是单身。”他用那双曾让黄少天惊艳的手撑住下巴,眼神真挚倒真觉出几分诚意来,“考虑一下?”

我靠,文州妈妈呀,我被一个想要抓我们俩的便衣警察逮住了结果他分析完我是0810的证据后居然问我能不能做他男朋友,怎么办,急,在线等!黄少天一时瞪大眼睛,这回便变成叶修直接笑出声来。

“呵呵,瞧你那认真地样子,我当然是开玩笑的。”

“……能不能别这么吓人啊!”那一瞬间黄少天觉得自己心脏都不大好了。

本意就是想逗逗这个年轻的怪盗青年,对方的反应也确实有趣,叶修嘴角一勾又接着说道:“上一句才真的是开玩笑的。”

“靠!你丫有病吧!”黄少天刚刚恢复如常的表情再度僵硬,看着叶修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忍不住直接爆了粗口。

幸亏茶室里没多少人,否则不知道有多少人得对他们侧目而视。

叶修笑够了,抹了把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在黄少天充满敌意的目光中往桌子底下看了眼,不起身纳闷道:“你多高啊?”他怎么记得先前跟黄少天近距离站一块的时候,那个人比他还稍微矮了点。

那双包裹在修身牛仔裤里的形状优美笔直的腿骤然收了回去,同时黄少天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妈的,我还会在长的!!!早晚突破一米八给你看!”

身高真是男人一生的痛。

收获下黄少天双手中指的叶修点了点头,心想着过了21男人可不会再长了,不要欺骗自己,最可怕的是他不仅想了,嘴里还呢喃出来,看向对面人的目光中流露怜悯之色。

黄少天终于忍无可忍,抬腿就是狠狠地踹了叶修一脚,力道毫不留情。

毫无防备的叶修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么一下,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正色道:“我要告你袭警。”他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却让在之前的聊天中已经多少了解了些这个恶劣警察本质的黄少天不屑一顾。

“证据啊,有本事你拿出证据,等你能抓到我再告吧。”黄少天轻哼一声,笑得很是轻佻,“让我猜猜看,你随身带录音笔没有?然而对话可以用电子伪造,几百年前就不做数了。”

叶修没有回答,而黄少天的手机总算响了起来。他看了眼“喻文州”三个字和当地时间,便接了起来。

“少天,我到楼下了,一起去吃晚饭怎么样?”听筒中传来室友兼合作伙伴带着笑意的温润声音。

黄少天看了眼对面的叶修,应道:“当然好啊,文州你怎么不早点过来,我这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我要告你蓄意谋害室友!”

电话另一端的人轻轻笑了一声。

两人又稍微聊了几句,便挂下电话。黄少天隐隐觉得喻文州最后几句说得似乎急促了些,向来对人感情变化敏感的他不由蹙眉,不是在楼下了吗,难道遇到什么急事了?

“要去吃晚饭了?”对面的叶修出声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是啊,刑警先生要一起来吗?”

“还是算了吧,如果那位就是0210,我怕被你们坑死。”

话说如此,黄少天可还没忘记叶修随身带着枪呢,要是真带他去见到喻文州,万一发生某些突发状况连他都不能保证是否能两人同时全身而退。把玩着手机,黄少天突然解锁屏幕往叶修面前一推,道:“来加个微信呗。”

叶修惊讶地眨眨眼,说:“胆子很大啊。”手上却毫不客气地拿出手机扫描,看了眼微信名,“黄少天?”

对面的人点下添加,歪头笑得纯良无害。他说:“号码可以换,身份证可以造假,名字可以造假,IP地址可以造假,我敢这么做,就不会被你抓到把柄。那么,约定的日子再见咯,警官先生。”

起身将走,黄少天玩心又起。

“还有你之前说考虑一下对吧?其实我也是单身,有个警察男友似乎挺有趣的。”


黄少天走后,一个化着淡妆的年轻美女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走到叶修对面坐下,用手指轻敲着右耳按着迷你无线耳机的水晶坠子,盯住叶修抿唇微笑。

“沐橙,别笑了。”

在一旁埋伏许久的苏沐橙是叶修一贯的搭档,也是国际刑警中难得一见的美女,单凭容貌哪怕进娱乐圈也是能占据一席之地的,先前叶修跟黄少天所提的妹妹也正是她。

她看了眼叶修身前维持原貌,而黄少天原位上见底的茶杯,眉眼弯弯极为开心的模样,问道:“怎么不喊我出手啊?”

“今天不是出来购物的吗?休息日就好好休息,别老想着工作。”叶修起身招呼服务生来买单,却被告知黄少天已经付完了,一时有些错愕。

“调戏不成被反调戏。”苏沐橙轻声吐槽。

“你说什么?”

“我说你被土豪小偷包养了。”苏沐橙耸耸肩,想起今天的事就来气,“你这个工作狂还有资格说我老想着工作,到B国第一天说好了陪我来买东西半路跑去抓小偷了。”

叶修无奈极了,说道:“待会所有东西我买单总成了吧。”

“成交!”苏沐橙见好就收。

“银行卡给你随便刷,我待会还得跟老王去吃饭,最多就陪你半个小时啊。”

“那个MicroCras的少董?大小眼那个?”

叶修点点头。

“我很好奇,这种商界精英叶修你是怎么认识的啊?”苏沐橙疑惑道。

“我说打游戏认识的,你大概不信。”

“我信。”



将时间回溯到喻文州与黄少天通话的时候,刚刚下了出租车的大学生走过商厦一楼华丽的大堂等待乘坐电梯,按下往上的箭头看着离他最近的那台从地下三层的停车场缓缓上升。

而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他抬眼对上电梯内人的视线,满脸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转身就要走。谁知被人一把捉住手腕就给拉了进去,忙用口型比划道“等我讲完电话”,王杰希示意他继续,手也不松开他,同时在第一时间按上电梯关门键。

久违的跟王杰希单独相处,还是在电梯间这种密闭空间里,喻文州跟他比了个七的手势,匆忙结束电话,自知最后几句话情绪没有掩饰好,怕是被黄少天听出他的反常来。喻文州把手机塞进裤子里,再次对上那双熟悉的眼睛,把手挣出来。

王杰希的确是用了挺大力气,喻文州白皙的手腕上明显红了一圈。

“细皮嫩肉的,别动。”王杰希再次抓过喻文州的手在他手腕上轻轻地揉着,这回控制好了力道,眼神专注地落在上面,薄唇抿得紧紧的,显然是很心疼的。

“天生的,我有什么办法?”喻文州无奈道。

“什么时候来B国的,也不告诉我一声。”王杰希伸手极为自然地帮他拢了拢领子,却在想扣上第一颗纽扣时被人制止了。

“大夏天的,你不热,我热。”

西装革履的人表示他不懂。

“我来B国读研的。”喻文州平淡地说道。

闻言王杰希一蹙眉,面露不满,说:“为什么不告诉我?”

王杰希比喻文州略高一些,喻文州微微仰起头跟他对上视线,笑道:“彼此彼此。你不是也有事情没告诉我吗?”


电梯传来“叮咚”一声,七层到了。

王杰希眼疾手快地按下关门键,根本没让门打开。喻文州似乎早就料到这事,倚靠在侧面根本没动,白皙清俊的脸庞上带着浅淡的笑,由着两人被电梯带着继续往上。

“那来交换一下信息怎么样?你说一条我说一条。”王杰希说道。

听到这句话,喻文州嘴角的弧度更为明显,道:“我拒绝。”

“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喻文州的眼睛笑成月牙形,“MicroCras集团风光无限的王总啊,你的资料我难道还怕找不到?”

王杰希走到喻文州面前,俯身贴着他的唇蹭了蹭,道:“你这人真焉儿坏。”

“我以为我外表也很不老实的?”长着一张清秀娃娃脸的人满脸人畜无害地说完,“噗呲”一声被自己逗笑了。

“得了吧,”王杰希不客气地在他脸颊上一捏,“回头实习要不要到我们公司来?”

“王总这是要包养我啊?”

“你乐意?”

“当然不乐意。”

“那不就得了。”

王杰希一副“你就知道说废话”的高冷模样,让喻文州忍不住也探身在他侧脸上亲了一口,道:“杰希,我约了少天吃饭。”

“嗯,回头再联络。”

“毫无危机感的人啊……”喻文州感慨着。

王杰希走出电梯后听到喻文州这一声嘀咕,无奈地看向自家男友,忍不住唠叨了一句:“记得好好吃饭,别老一天三顿把白斩鸡当主食。更不准什么都不吃。”

“我没。”喻文州抗议。

“你有。”王杰希宣布抗议无效。

电梯门将关闭,喻文州冲人挥挥手,说出的却不是再见。

“王爸爸你真烦啊。”

王杰希要伸起的手卡在半空中,半晌后对上已经关闭的电梯门,嘴角有些抽搐。

“喻文州,你给我等着。”


2:深夜飙车时分

评论 ( 13 )
热度 ( 5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