٩(˘◡˘ )
写写叶黄,喻王王喻
挚爱沐秋,药庙墙头
欢迎勾搭,私信就好
人有点傻,坑有点多

请不要未经允许转载文章
详细资料见置顶
万分感谢✧⁺⸜(●˙▾˙●)⸝⁺✧

© 听风吟唱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王喻」手到擒来(2)

架空现代/警官叶x神偷黄/总裁王x黑客喻

《手到擒来》目录


2 深夜飙车时分


哪怕是MicroCras集团旗下的大商厦,顶层也没有逃出一贯的套路——价格高昂、菜式精美的旋转餐厅。

叶修到时,王杰希已经坐在采光极好的窗边,脱去西装外套,只穿着一条雪白的衬衫,袖口领口做工繁复的纽扣彰显着他这一身的价格不菲。他显然还没有动过面前的菜单,手轻轻敲击桌面,一边思考着喻文州的事,一边构想如何才能较快较好接手集团在B国所拥有的各项企业,坦白说,要不是家里的老头子逼得紧,他根本不会放下学业这么快就来接受自家集团的事。

“嘿,大眼,想什么这么专注?”叶修在他对面坐下,喊得却是王杰希的外号,在明知道王杰希身份背景的情况下还敢这么喊人的,估计也就他一个了。

他从王杰希身侧走过时看了眼那人的穿着并对比记忆中其他各桌人身上的衣装,曾有那么一瞬间担心自己因为穿得太随便被服务员赶出去,可那也仅仅是想到一刹那,回过头就忘了个彻底。上流社会,以他从小到大接受过的教育来说,如果想要融入那自然也可以融入得很好,但是与这里格格不入又如何,他自己根本不在意。

王杰希听完叶修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垂下视线,淡淡地“嗯”了声。

“这副反应,终于被甩了?”

“……”王杰希呼吸一滞,懒得理瞎猜都能猜到一二的叶修,冲不远处待命的服务生招了招手,打开菜单,“点菜。”


记住,千万别和严肃的好友一起吃西餐,否则你会无聊到死的。

叶修回想着苏沐橙在某次看完一集电视剧后义正言辞的话语,将自己当时的不屑一顾和此刻对面挺直背脊一刀一叉慢慢吃着盘里的食物一言不发的人,只想把钟表播回到两个小时以前,直接一个电话旷掉了这次久违的见面。或者他当时就应该强烈建议两个人去吃麻辣火锅的,干嘛想着坑王杰希这个土豪一把,人家大土豪在意那些钱吗!

而在他真想掀桌以示抗议的时候,王杰希终于放下了刀叉,用纸巾擦了擦嘴,开口道:“关于Bieu Pluie的事情,你想怎么做?”

王大总裁你这话题跨度似乎有点大……叶修在心里默默吐槽着,不以为意地答道:“船到墙头自然直,怕什么。”

对面的人眉头微蹙,显然是不满了。

“你不是特派警官来负责专案的吗?这样上头不会有意见?”

“我以为某人挺不在意的,就跟被偷的不是自己集团的珠宝一样。‘没什么见解,也没什么应对,反正会还的。’,‘等着看吧,到时候便会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是吗?’,”叶修刻意模仿采访中王杰希平淡的语气,唇角勾起一抹坏笑,用手撑住脸颊侧过头来,“我看报道总觉得你这是要拱手送人了,原来你还挺在乎的?”

王杰希哼笑一声,争锋相对道:“抓不到就是你办事不利,干我何事?”

“好啊大眼,你这是知道了我过来负责这个案子,才那么肆无忌惮的是不是?”叶修挑挑眉。

谁知道这回他却是料错了。

“我是真不在乎。”王杰希耸耸肩。

“那你为什么问我想怎么做?”叶修纳闷了。

“就是好奇。”

“你别把好奇说的那么严肃我大概就能相信你了。”

“别闹,认真的。”王杰希跟叶修对上视线,“你到底打算怎么做,需要配合吗?”

叶修被他盯了会,翻个白眼,没好气地道:“配合个毛线,你明知道我面上是被派来负责抓捕Bieu Pluie盗窃组合了,实际上是查别的案子。王杰希你能不能别懂装不懂,跟你说话特别累知不知道?”

“别说的好像我跟你说话就不累了。”

这时候王杰希已经招呼服务生过来买单了,叶修偷偷瞄了眼账单上的位数,立刻转念给自己坑一把王杰希的念头点了个赞。当王杰希再次抬头看向他的时候,忙收敛欣喜的神色,一本正经地说道:“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绝对会毫不客气地麻烦你的。”

“叶修。”王杰希缓缓喊出叶修的名字,而他接下来说出口的话却让对方明显表情一僵。

“A字打头的案子……”

“打住,我不怕麻烦可也不想惹麻烦。”叶修站起身来,接过旁边服务生递过来的外套,再转身时早已面色恢复如常,他无视王杰希那一副“你惹出的麻烦还少吗”的鄙视眼神,说道,“我想起来有些东西忘在警局了,回去一趟。有些事情过几天去你们公司正式谈,毕竟,Bieu Pluie我还真的挺想抓的。”

坐着的王杰希看到叶修眼中一闪而过的促狭笑意,抿紧了唇,没有对叶修前后完全不一样的态度作何评价,动动嘴,吐出了两个字,回见。


倒不是刻意忽悠王杰希,叶修是真的有些东西落在警局里,谁知他坐在办公室里一看资料就入了迷,回过神来已经将近十一点。他只好苦着脸收拾东西,把桌上摊成一堆的文件分门别类装回去,还没理到一半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打开办公室的门探身出去,昏暗的走廊里勉勉强强可以看清四个人的背影,其中一人还是带着手铐被穿着警服的人牢牢押住的。

“这大半夜的什么事啊?”

扣着人走在最后的警员转身看到开门出来的叶修,借着门内的光看清了对方的脸,没想到这个时间还有除了值班的人在,疑惑地问道:“叶警官你这是还在警局?我怎么记得你晚饭前就下班回去了。”

在B国警局总署,叶修的身份其实是挺尴尬的,他是上头特派下来的人,负责的又是专案,对于所有人都是一种类似于上司但是又无关紧要的形态。刚到这里的第一天基本没人敢跟他交流,毕竟别看叶修一副懒散不靠谱的样子,他的名气却是极大的,破获的案件更是数不胜数,对很多新入职的警员可以称得上偶像级的人物。但叶修从不会因为身份摆领导架子,偶尔以前辈自称给人的指点也是恰到好处,再加上身边时常有个颜值堪比影视明星的苏沐橙美女警官如影随形,结果后来没多少日子就跟总署的人混得很熟了。

“有东西忘拿了,过来取。”叶修边应着边看向警员后面站着的一男一女,不知为何那个身形修长的青年在看到他一个劲地往阴影里缩,颇为可疑。

他指向那个青年,没想到还没问出口就被警局的后辈误会了。

“这不是有人仗着月黑风高就当街抢劫年轻女孩嘛,胆子真够大的,多亏这位小哥出手帮忙。这小哥运动神经可真好啊,跑得比我还快,抢匪想要挥刀子居然直接就躲过去了,反倒是我被刀光吓了一跳……”警员转头看向几乎完全躲进阴影的人,奇怪道,“咦,小哥怎么突然这么安静?刚才在警车上看你不是挺健谈的?”

叶修挑挑眉,逐渐适应昏暗的眼睛隐约看清楚了青年的身形和衣装,越想越熟悉,难免有些惊讶:不会吧,有这么巧?


与此同时,在事情发生地点。

深夜渐近街上行人少了许多,但是当街抢劫这种事情还是极容易引起围观的,更何况后面热心人与抢匪那惊心动魄的街道追逐战和搏斗场面不登上明天的头条都难。直到警车闪着灯光拉长警笛将人带走,围观群众也是讨论了许久才散,就剩下喻文州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对着警车开走的方向发呆。

怎么描述比较恰当,其实哪怕是对黄少天足够了解得喻文州也没想到她大半夜的还能这么见义勇为,前一秒还在跟他比划着手脚抱怨自己吃得太撑走不动路了并规划下次来这次大吃特吃的时间,下一秒就眼尖得在引发骚动之前就发现有人抢了少女的钱包跑进了巷道里,还就留下一句“回见”就闪身冲了出去。用个好词,他这叫“离弦的箭”,简单粗暴地说,就是一匹脱缰的疯马,一眨眼,影都没了。

喻文州没什么要紧事,也不急着回去,一边闲逛一边任由思绪神游九天。

他没有看到黄少天跟抢匪搏斗的现场,只听到别人夸大其词地描述热心的小哥如何如何上天入地身手不凡,敌方凶神恶煞手持利刃,而黄少天却轻轻松松地一脚踹飞抢匪手中向他刺来的刀子,紧接着一招就把对方撂倒。这版本还算正常,就是不知道明天报纸上会写得如何天花乱坠,还有人拍了照已经传到网上了,不得不说那照片角度光线都特别好,还把黄少天的颜值又拍高了百分之五十,堪比明星,喻文州很怀疑那人是不是一天到晚闲着无聊专门举着个单反在大街上拍照的,也难免太完美了。

顺带一提,他还很担心B国首都政府会不会又给黄少天发个奖项什么的。要知道黄少天在G国首已经拿过一个三好市民奖了,理由差不多同上,就是不知道要是政府的人知道自己把这个奖颁发给了罪行累累的0810会是什么不容错过的精彩表情。

市中心二十三下钟声敲响的时候,喻文州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到完全陌生的地方,他抬头看向钢铁丛林间模糊不清的星空,打开手机准备定位一下自己所在。身边两束灯光亮起逼近,紧接着耳侧传来小型汽车熄火的声音。

他瞥了眼线条流畅的高档轿车,在脑海中翻阅自己所知道的汽车牌子,可惜他素来对这些不感兴趣,最终只能放弃,总之这车肯定不便宜。他想不通这车突然停到自己身边是为了什么,正准备抬脚继续走,便看到车窗拉了下来。

“喻文州。”坐在主驾的王杰希探身过来看立在路边的人,喊道。

“大半夜王总这么无聊?”喻文州轻笑。

王杰希瞪他,伸手打开副驾驶的门,看喻文州熟练地坐上来,拉好安全带。他打量着短袖衬衫的人,回道:“你比我更无聊吧,这么晚在外面闲逛,不怕冷?”

喻文州凝视汽车打到最低的冷空调,再望向王杰希,意味不言而喻。

“好吧,住哪?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熟练地报出一个地址,喻文州撑着下巴看向窗外,问道:“不继续学业不可惜吗?”他清楚王杰希在上个暑假就已经申请了多所知名大学的读博,而且拿到好几个Offer,更别说G大本身就是有意让他保送的。

“那又有什么办法,身不由己。”王杰希答道。

接下来两人沉默许久,王杰希突然问道:“黄少天去哪了?你不是说约了他吃饭吗?”

“……”

“怎么了?”

“友谊的小船翻了,” 喻文州说完长长地叹出口气,“妹纸比兄弟重要。”

王杰希不解地看了他一眼,片刻后恍然大悟。

“哦,原来他插了你两刀。”


跟警员做完笔录,黄少天出来便看到门口的翘着腿半睡不睡的叶修。那个人一听到开门的声音,睁开眼睛,对上黄少天充满敌意的视线,举手打招呼。

“哟,黄少天。”

“叶警官,等到现在,你这是很无聊吗?”黄少天太阳穴跳得厉害,虽然这是第二次碰面,他依然直觉地预感到一碰到这个既犀利又不靠谱的叶修警官肯定没有好事。

身后被抢劫的女孩也跟在后面,她眨了眨大眼睛,问道:“你们认识吗?”

“(不)认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果不其然说完叶修就被黄少天狠狠地瞪了一眼。

“哈哈,这肯定就是认识了。”女孩子也不怕生,向叶修伸出手去,“我叫戴妍琦,B大的新生,是黄少的学妹,虽然是刚刚认得。”

叶修挑了挑眉,偷瞄黄少天一眼,对着戴妍琦说道:“叶修,国际刑警。”

值班室里刚才做完笔录的小警员探身出来,看向叶修,问道:“叶前辈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啊,我刚才又接到报警电话似乎有点小事要处理。你方便把他们俩送到B大附近的公寓区吗,应该都离得不远。”

“好啊,正好我准备回去了。”

黄少天嘴角一抽,暗中翻了个白眼,突然后悔自己白天亲口告诉叶修自己是Bieu Pluie的0810了。虽然明知道自己的档案完美无缺肯定查不出什么,但是他可以拒绝把家庭地址告诉叶修吗?孽缘这种东西太玄乎,他真想去找喻文州那个神神道道会算卦的大小眼男朋友算一下自己未来的运势了,到B国才几天啊,似乎一直出师不利。

亦步亦趋地跟在叶修和戴妍琦后面,黄少天突然目光一凛,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也不在乎叶修向他瞥来的目光,挑衅地笑了笑,给喻文州发送了过去。


少天:文州文州,我跟你说我在警署碰到今天遇到的那个便衣警察了,他送我跟小戴妹纸回家。小戴妹纸就是在街上被抢钱包的小美眉,还是我们的学妹哦。你如果在家的话陪我膈应他玩呗,一看你俩就是一个属性的,心贼脏,怎么样!


喻文州收到黄少天短信的时候刚洗完澡从宽敞的浴室里出来,擦着半干的短发坐到柔软的空调被上,叠起双腿打开手机。他浏览了室友相较常人长上许多倍的短信,犹豫着如何回复,头顶上方便笼下一片阴影。

“黄少天?”王杰希显然是看清发信人的名字,问道。

“嗯。”喻文州应着,将手指放在屏幕上却始终没有按下去,片刻后他扔开手机抬头对上杵在身前一动不动的王杰希注视着他的那双眼睛,如此近距离下那人的大小眼极为明显,让他声音中不由带上几分笑意,“吃醋了?”

“那恐怕G大那几年几缸都不够我喝。”

从两个人认识到谈恋爱,喻文州和黄少天一直都是亲密无间的室友,这回双双转学来B国更是连王杰希都不知会一声。要不是在商厦里碰巧正面遇上,怕是要到暑假结束喻文州才会告诉他吧。

“那就是没吃?”喻文州笑道,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隐约可以看清黑眸中印着的英俊脸庞。

王杰希叹一口气,自然而然地捧着喻文州的脸颊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吻毕MicroCras年轻的少董向后退一步,看着喻文州摸着自己额头、眸中带笑的模样,淡漠的唇角也勾起一丝浅浅的幅度来。

“杰希你真温柔。”喻文州如是说道。

“全世界大概就你这么说。”

喻文州面上也不反驳,半垂下眼睑避开王杰希的视线。比起那些“我对你的爱不需要理由”的荒诞爱恋理论,喜欢运筹帷幄把握全局的他,从来都是一个残酷的现实主义者。成熟内敛的温柔、无可比拟的自信、坚定不移的强大,无论是哪一点,都是他深深地爱着、沉迷于王杰希的理由。

“这不是挺好吗,说明你就对我一个人这样。”

在王杰希的角度,低头便可以看到喻文州的发旋,那人服帖柔顺的黑色短发总是看上去手感颇好的样子。他忍住再次亲吻恋人的欲望,文道:“这算什么?占有欲吗?”

“你猜?”喻文州说着用力扯过王杰希,引得那人压着自己摔进柔软的床铺里。他曲起膝盖磨蹭恋人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偏了偏头,笑弯眉眼。

王杰希对上喻文州笑意中蕴含挑衅的目光,两人紧贴的胸膛下鲜活的心脏在明显地鼓动,默契地加快节奏然后趋近于同步。他按着人亲吻,流连在柔软的唇瓣和温热的口腔里汲取独属于喻文州一人的气息,好一会才放开微喘的人,道:“就说我根本没往你说的地址开你也不反抗一下,原来早就图谋不轨了。”

“反正吃亏的又不是你。”喻文州把手搭在王杰希的腰上,“再说了,你把我带到你的别墅,我不信你就没往这方面想。”

“我还真没有……我就是嫌你住的地方太远。”顺便两人的确有段时间没见了,想睡一起亲亲抱抱腻歪一下。

“……”

喻文州被王杰希颇为正直的理由弄得有些无语,谁知那人突然起身走出房间。他疑惑地盯着房门,不一会就看到王杰希拎着一个小袋子走了进来。

“润滑剂和套子在外面。”

“你……”好你个王杰希。居心叵测,早有预谋,居然还敢不承认?

王杰希怎么会看不懂喻文州眼中的意思,耸了耸肩,将东西放在床头柜上贴近喻文州交换个一个深吻。

“晚饭后顺路买的,有备无患,不过我本来真没计划今天用上。”他就势把坐起来的人再次推进床里,说出的话和手上的动作极为不符,补充道,“抱歉,可能要害你刚才的澡白洗了。”

“没事,待会一起洗就好。”


外链预警:咬/颜she/手指玩到she/以及一脚踹下车门


两人彻底折腾完清洗后在换过床单的大床上已经到后半夜。

喻文州主动蹭过去抱住王杰希,却听到那人严肃地开口道:“记得好好吃饭。”

他对上王杰希混杂担忧、关切的目光,特无奈地应付道:“是是,王爸爸我知道了。”

“喻文州,你别敷衍我。”王杰希显然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回答,以带着警告之意的口吻叙述着,“以后有空自己来找我,提前发信息或者打电话确认都行,一般来说在一起吃个饭的时间总是有的。”

“我就是天生吃不胖我有什么办法……”

“三餐都吃好,荤素搭配要合理,还有蛋白质……”

“杰希你再这么说下去就真成我爸了。”

王杰希低头看他黑亮的眼睛,搂紧喻文州的腰愈发拉进两人间的距离,道:“你这么瘦我会心疼的。”

“真是,你这个工作狂就没比我好到哪里去,没资格说我。”喻文州伸手去描摹王杰希英俊的眉眼,然后在稍大的那只眼睛上落下一个温柔的轻吻,“凌晨三点啦,我明天没课,王总你才来B国接手公司没几天就要公然翘班吗?”

就知道转移话题,王杰希叹出一口气,谁让他总是拿喜欢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定好闹钟了,万一我早上离开把你吵醒了就接着睡。早饭会给你放桌上,醒来自己热了吃,尽量别睡过午饭点,大不了下午在补觉。另外,别墅钥匙挂在你钥匙串上了,爱来不来随便你。”

“还有我儿子呢?”听完王杰希一大串的交代,喻文州眼皮开始打颤,到底是累了,却依然挣扎着问出在意很久的问题。

“胖胖在我妈那,前段时间吃撑了送兽医了。回头给你接过来。”

“嗯,杰希晚安。”听到自家的波米拉猫没事,喻文州满意地闭上眼睛。

“晚……”王杰希刚想回答,喻文州的呼吸已经完全平稳下来,他看着这个说完就秒睡的人,无奈地拨开他微长的刘海,伸出手指在他光洁的额头上一点,“晚安好梦,文州。”



3:缘分这种东西

评论 ( 23 )
热度 ( 487 )